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文章归档 > 2017年04月
2017年04月28日 11:21

感化院与公共自行车

感化院与公共自行车     中国人最喜欢吓唬小孩。比如在我小时候,在大人们嘴里,总提到一个 神秘的存在,叫做“感化院”。   据师长们说,那里是个非常可怕的地方,天天都得干活,糊纸盒或者挖沟什么的。“管教”们穿着黑衣服,带着黑口罩,腰里系着很宽的黑皮带,皮带上挂着狼牙棒。他们每天给孩子们分配任务,干不完就揍,干的慢也揍,看你不顺眼还揍, 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有一年,大概是我三四年级的时候,我们学校请了一个据说...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4日 21:55

公园、地铁与即将腐朽的帝国

公园、地铁与即将腐朽的帝国   城市里有一个很大的公园,小桥流水,鸟语花香。   公园有两个大门,一个朝向马路,另一个朝向地铁。环境好,交通又便利,人们自然就愿意来,时间久了,几乎所有的城市居民都喜欢到这里来遛弯。有很多志趣相投或者彼此熟识的人还自发组织了很多社团,把这里当做活动场地,平时一起唱唱歌、跳跳舞、踢踢毽子之类的。   人一多,生意自然就多。于是各种小摊贩来了,各种小游艺也来了,买冰棍的,炸臭豆腐的,说评书的,...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1日 21:53

四十终至

    无论你有多么不情愿,这一天终会到来。   你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做了大量的准备,你读了很多书,你走了很多路,你甚至还先后写下几篇文字,想要通过书写来想通一些事情,想要通过书写来触摸真理本身——即便只有在指尖划过的一点点裙摆,也可以——然而人心终究神秘,哪怕是你自己的那颗。   你感觉似乎有了变化,却又似乎什么都没变。   桃花依旧在同样的日子吐蕊;杨树依旧在同样的日子飞絮;二环路依旧在同...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0日 08:37

与谁一起成长,决定了你发展的最终高度

这两天,雄安新区又一次跃进所有人的视野,从雄安概念股的复盘,到八大央企的进驻,都释放了强烈的信号,中央这次是在动真格的。   清明节期间,在新华社发布了雄安新区的消息之后,网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分析文章,拍手叫好者有之,深度剖析者有之,但也有一部分对于雄安新区的前景表示了忧虑,主要原因有两点:   第一, 从国家第一批经济特区来看,除了深圳和厦门因为紧邻香港台湾,搞得比较成功之外,其他三个都差强...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9日 12:02

肉铺老板和美联航

你今天下班晚了,还遇上了大堵车,赶回家的时候,菜场已经快要关门,只有一家肉铺还在营业。   肉铺老板说你来得真巧,刚好还有最后一块肉,你晚一步他就要打烊了。那是一块非常新鲜的肉,肥而不腻,五花三层,买回家去,切成骰子块,再削一个土豆,用来红烧,是极好极好的。   你不禁想要感谢上天,这一定是你平素善良,与世无争,才有了今天的人品大爆发。你匆匆忙忙付了钱,老板将肉用袋子装好,刚要递给你时,意外发...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7日 10:15

白百何出轨:让市场决定一切

白百何出轨:让市场决定一切     白百何出轨了!   很抱歉,我实在不应该用这种放大加粗的字体打这行字,因为我是个不太关注明星的人,我也根本不知道白百何是谁。这个名字对我是如此的陌生,以至于我在敲下这行字的时候,对着输入法联想出来的“白百合”和“白百何”两个词语懵逼了半天。   搞清楚她名字的正确写法还是通过度娘,搞清楚她的长相也是通过度娘——当那张高清照片一个像素一个像素地展现在眼前时,我终于恍然大悟:   哦,原...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3日 08:39

高晓松是不是真牛逼?

高晓松是不是真牛逼? 瑞士 / 铁力士雪山 / 雪山脚下的小城 / 浪来浪去   在知乎上“高晓松这么牛逼为什么拍不出好电影?”这个提问的后面,除了一两个技术流的答案之外,其实大家主要的争论焦点,都在于高晓松是不是真的很牛逼。   正方认为,高的一首《同桌的你》能传唱20年,《晓说》和《晓松奇谈》点击量十几亿次,本人才华横溢、博古通今,当然牛逼。   反方认为,高在音乐方面一直在吃老本,初期之后鲜有佳作,两档脱口秀节目有大量...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0日 10:58

高晓松为什么拍不出好电影?

高晓松为什么拍不出好电影? 瑞士/铁力士雪山/山脚下的小城/浪来浪去   前几天,高晓松在知乎上又火了一把,原因是因为一个提问“高晓松这么牛逼为啥拍不出好电影?”   下面高黑和高粉互相撕吵,我虽然也加入了其中一方,实名反对了一个高票答案,但我既不是高黑也不是高粉,而是很单纯地觉得这件事非常地有意思,值得聊一聊,于是总结总结,写了这篇。   高晓松为什么拍不出好电影?   一点不稀奇。   乔丹一样打不好高尔夫,川普一...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05日 09:11

《我的诗篇》:他们十分苟且,但是他们拥有远方

《我的诗篇》:他们十分苟且,但是他们拥有远方 瑞士 / 琉森 / 波光里的水鸟 / 浪来浪去     吉克阿优,四川大凉山,充绒工,彝族;   许立志,广东揭阳,富士康工人,已自杀;   乌鸟鸟,广东化州,叉车工,失业;   陈年喜,陕西丹凤,爆破工,失业;   邬霞,四川内江,服装厂工人,母亲;   老井,安徽,煤矿工人。   他们是6位农民工,他们来自6个我们所不熟悉的人群,他们拥有6段我们所不了解的人生,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01日 09:12

堵车路上的那些花树

众所周知,在早高峰时间行驶在北京的西二环上,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一辆接一辆的汽车排起队来,连成一片由红色尾灯组成的毛毯,铺满了整个二环路,前不见头,后不见尾。   所有车辆都像蜗牛一样蠕动,油门刹车,刹车油门,耐心会在永不停歇的机械运动中被一点一点磨光。你瞪大双眼,盯着前车黑黢黢的屁股,计算它的尾气,预估它的行动。你的双手双脚既松弛又紧绷,既有固定位置又似乎无处安放,于是,所有目的地都在你被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