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文章归档 > 2017年11月
2017年11月30日 09:43

中产阶层都是戏精?

在11月6日推送的《穷逼不配有孩子》后面,有一条评论,引发了我的思考,是这么说的:   中产阶层都在这无病呻吟,这些家长戏太多了!   细想一下,确实如此。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中产阶层们都要跳出来呻吟几句,要么是月薪三万不够孩子一个暑假花费,要么是亲爹岳父两场大病造成家庭返贫,要么是工作生活压力太大促成未老先衰,要么是人近中年读书健身极力避免油腻……好像放眼整个中国,只有中产阶层才水深火热,权贵阶层...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24日 09:34

如何面对作弊成风的世界?

上班时间,偷偷看完了泰国电影《天才枪手》——工作时间摸鱼,与考试期间作弊,在心情上,倒是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与很多国产的青春片不同,《天才枪手》所描述的青春并没有那么火热——既没有打架,也没有打胎,更没有打飞机——但却更加真实,它所描述的,是一场与偷瞄、小抄和传条有关的青春。 是的,这是一部关于考试作弊的电影(以下是剧情概要,看过或者反对剧透的同学请绕过): 小康之家出身的学霸小琳,在父亲的...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22日 06:50

生的伟大,死的活该

周日早上,刚刚起床,小女就兴高采烈地跟我宣布:《纪念碑谷》出第2部了!   《纪念碑谷》是我们俩共同喜欢的游戏。梦幻的画面、舒缓的音乐、独特的玩法、清新的台词、科学合理的游戏难度,都让这款游戏在一片红红火火、打打杀杀的手游市场中显得分外地与众不同。如今,经过漫长的等待,它终于出了续篇,作为粉丝,怎么能不支持呢?   我急忙打开手机助手,输入“纪念碑谷”四字,果然第2部已经上线。于是下载、安装、登录...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17日 08:47

再说江歌案:谨慎介入他人的情感生活

在周二推送的《江歌案:到底什么样的恶,才是最深的恶》后面,有这样一条评论:   点开这篇文章是想看看你有没有独特的见解,说实话有点小失望。刚开始你拿人性来给刘鑫解脱,我也这么觉得。但是我不敢认同。后面又觉得你还是有点像网友一样在讨伐刘鑫。不过你讨伐的更高明~讨伐的是人性。相比较其他言论已经很棒了。但不是我想看到的。   说实话,这条评论本来让我不太高兴,所以我给他的回复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这...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15日 13:42

江歌案:到底什么样的恶,才是最深的恶

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一件事情发生,挑战一下我们生而为人的底线。从魏则西的百度门,到罗尔的诈捐事件,再到现在沸沸扬扬的江歌案……层出不穷的事件,隔三差五地呼啸而来,让我们对于人性之恶不断地产生着新的认知。   在百度门里,我们学会了权威不可迷信;在罗尔事件里,我们学会了慈善不可轻信;而今,从江歌案中,我们又应该学到什么?闺蜜不可相信?   最不可信的,其实是人性。   对于刘鑫的做法,我虽然不...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13日 09:02

那一夜,我看见满天飞锅

一直到现在,在我脑海中,都保存着一段模模糊糊的记忆——那是一个中等身材的女人,微胖,眼睛漆黑有神,睫毛长且凌乱,顶着一头略微灰白卷曲的头发,用一只温暖柔软的大手拿着一只塑料勺子,正往我的嘴里喂米粥。   我知道这女人不是我的妈妈,因为她身上的那种“妈妈的味道”是很淡很淡的,淡到开门关门所带起的那样一点微风都会把它吹散——但她却似乎是像妈妈一样可以信任的,因为她的手很稳,怀抱也很温暖。   这是...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09日 09:35

与侄书:对得起自己的年纪

亲爱的侄子: 你好。 在上一封信里,我提到了成功的三个要素——欲望、勇气和能力,很高兴能得到你的认同。 世俗意义上的成功通常看上去比较狭隘,不如“淡泊明志”、“宁静致远”听上去上档次,但却是每个人都绕不过去的心灵关卡。追求内心平安喜乐的人,大多经历过红尘的悲欢离合;没有追求过世俗成功的人,往往也没有资格谈论内心的平静和幸福。 所以说,“世界上只有一种成功,就是以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这种话,...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07日 08:22

穷逼不配有孩子

最近发生了两件事,让我比较郁闷:   第一件事是关于衣服。   我有一件比较喜欢的兔绒衫。这两天天气凉,就想拿出来穿上,没想到它居然变!形!了!   袖口宽的可以跑进马;领子松的一不留神就会露出“事业的平原”;下摆更夸张,穿在身上居然无风自动,就好像我在肚子里藏了一只淘气的猫。   看来只好买新的了,欧耶!   于是我打开手机淘宝,开始浏览。一边看,拙荆一边在身边碎碎念:排骨又涨价了……...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06日 09:00

一不留神,我也变得油腻腻了

回首过往,我实在是想不起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的——   是用从朋友手里截获的沉香手串代替了手表的时候?还是道听途说开始往保温杯里加荷叶和枸杞的时候?是因为常年应酬胡吃海塞小腹渐渐隆起却无计可施的时候?还是喝点小酒心里没了逼数就爱跟年轻人胡扯人生大道理的时候?   或许,从小鲜肉到五花肉再到大肥肉,这整个过程根本无从考证,更加无法阻挡吧。   在冯唐的文章中,最扎我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