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2046年1月1日

2046年1月1日

 

温馨提示1:本文不是《2046》的电影评论。

 

温馨提示2:本文中的“浪君”为人名,而非之前的笔者自称。

 

时间终于走到了这一天,2046年1月1日。

 

几十年前,有个叫王家卫的导演拍过一部电影,名字就叫做《2046》。那曾经是浪君非常喜欢的电影,可惜情节已经完全忘记,只记得几个女主角好像还算漂亮。

 

浪君现在年纪大了,记忆坏的很,很多当年看过的电影、读过的书、去过的地方都不记得了,早知道就不应该在这些东西上花钱花时间——既然终究会遗忘,当初又何必花费代价去经历呢?

 

上个星期,电视里说多吉公司又发布了新产品,脑容量扩充芯片,据说是能让人记住所有事情,不管是你经历过的还是没经历过的,颇有点一次投入就一劳永逸的意思。“这大概是个好东西吧”,浪君想。

 

多吉公司也很了不起,一个做抹布浴巾钢丝球起家的公司,现在居然要用技术改变人类未来了。浪君想起三十年前的一句老话:“这是要上天啊!”

 

昨天的新年晚会还是跟往年一样难看,看惯了合成人超乎想象的动作,自然人全靠光电效果的歌舞根本就不值一提,没劲透了。

 

浪君喜欢听相声,可郭德纲去年就死了。虽然老郭的财富足够让他不停地更换人工器官,说不定能够永生,可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死亡。在这个问题上,老郭是条汉子。

 

浪君也喜欢魔术。但魔术什么的早就退出历史舞台了。在这个十岁孩子花个玩具钱就能买来道具把自由女神变没的时代,任何魔术都没有存在的意义——更何况自由女神早就在几年前的俄美战争中被炸掉了。

 

早上,浪君的同学孟虚打全息电话过来聊天,说他肾不太好,老是腰疼。浪君建议他换成人工的,没想到孟虚嗤之以鼻:“你傻啊,我明年就退休了,现在身上的人工器官已经48%了,再把肾换了就50%,按法律规定就算合成人类了,指不定还得多工作多少年,不划算啊,等熬过这一年,退休金一拿,换个零件变成合成人就没人管了,到时又健健康康的,出去随便干点啥又赚一份钱,岂不美哉?再说了,我给国家贡献这么多年,退休了占点小便宜也没什么不应该吧?”

 

真不愧是多年的公务员啊!果然头脑够用,觉悟够高,钻法律空子占国家便宜的事也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浪君暗暗腹诽。

 

孟虚说,新首都的郊区正在建设一个自然人养老基地,是“自然人保护组织”投资的,据说条件极好,超过70岁的自然人都可以申请养老,全免费,看着浪君孤苦伶仃、形单影只的,就提供个信息,问问浪君要不要申请一下试试。

 

浪君很想去,但又舍不得阿汝。浪君的黑猫阿姿死了之后,浪君就收养了花猫阿汝①,怕它也死了,这些年就给它更换了好多人工器官,所以阿汝现在能活100多岁。按法律来说,阿汝现在已经是只“合成猫”了,只不过阿汝毕竟是只猫,不适用于《合成人法案》,不需要工作。这挺好,就是不知道“自然人保护组织”会不会接收一只“合成猫”宠物?孟虚说去跟朋友打听打听。

 

浪君打开手机,看见朋友圈里苏音音在晒去冲绳度假的照片。冲绳十年前回归了,去那不用再办护照,是以现在度假游火得一塌糊涂。她在全息图里潜水,她在全息图里冲浪,她在全息图里吃关东煮……六十多岁的人还是一副三十多岁的样子,一点老态都没有,真是妖孽啊!

 

“也不知换了多少零件?”浪君不禁阴暗地想。

 

点了个赞,刚想起身去弄点吃的,手机响起,是浪君的老婆。其实准确地说应该算是浪君的前妻,因为根据法律规定,自从她身体器官人工化的比例超过50%,成为合成人之后,他们的婚姻关系就自然解除了。前妻现在在新首都一个叫“医美博士事务所”的人工器官医院里工作,老板据说原来是个中国医学科学院的副教授,现在则专门给人做体表面器官更换手术,堕落得一塌糊涂,钱也赚得一塌糊涂。而前妻在里面负责给那些追求极致美丽又没有足够经济实力的女人们处理贷款问题。

 

按下接听键,全息图里的前妻又年轻了,几乎跟浪君刚认识她时一模一样。

 

“这是又把什么换掉了?”浪君问。

 

前妻似乎有点忙,眼睛盯着别的地方,心不在焉地把食指在自己脸上随便画了个圈,又开始老生常谈:“我说你什么时候能想通呢?换几个器官又怎么了?年轻又健康,不是好事吗?”

 

“我……”

 

“不要说了,肯定又是你自然人沙文主义那一套。要不你至少把你那个双下巴和啤酒肚换了吧,看了几十年,眼睛都快让它们晃瞎了……”

 

“你……”

 

“对了,女儿来电话了,她要去北美当义工,帮那些美国人重建家园,需要把全身的皮肤换成防核辐射的。我看了看价格,还挺贵的,你要不赞助点?”

 

“她……”

 

“哎呀算了,你那点退休金自己吃药都不够用的,我想别的办法吧。真是的,早换成人工心脏哪至于跟现在似的,一天到晚吃药,什么都干不了……好了,我还有事,你注意身体,别老摆弄你那个破公众号了,弄了二三十年,也没弄出几个粉丝。挺忙的,挂了啊。”

 

全息影像瞬间溶解在空气里,只有原来几个高亮的地方还微微闪烁着一点点静电火花,很快也像费尽辛苦逃回大海的银鱼一样游得无影无踪。

 

浪君放下手机,驱使着电动轮椅来到落地窗前。身后,花猫阿汝把自己抻得长长的,像一条发了霉的法棍面包,懒懒地趴在沙发上,摇着尾巴打着小咕噜。窗外,北平的天空阴沉沉的,似乎在酝酿着一场暴雨。前几年还车水马龙举袖成云的街道,如今冷冷清清仿如鬼蜮。街边一盏盏昏黄的路灯明明灭灭,路灯下,一只被主人抛弃的老狗懒洋洋地刨着垃圾,即使能找到点吃的,也不过是又苟延残喘了一天。首都功能疏解之后的北平,和那些病变的、不好看的人体器官一样,成了一座被抛弃的城市。

 

利在则聚,利尽则弃。人们对待自己的态度如同对待这座城市一样,如此的功利,如此地果决,让浪君不寒而栗。

 

浪君在想,也许我们的人生就是这样,总是为了现实利益不停地舍弃。有过那么一个年代,所有人都在舍弃,而且乐此不疲,今天是理想,明天是尊严,后天是本心,把生命中的一切美好都当成饼,一块一块地切碎了换取金钱,而今,终于到了轮到肉体的时候了吗?那么,最终那一点点可怜的自我又将何处安放?

 

窗外,风起云卷,一场大雨即将来临。浪君忽然想起了《2046》里的一段台词:“到最后终于明白,有些事情不能勉强,而我所能做的就是舍弃。”也许真的到了该舍弃的时候了吧,要么是肉身,要么是生命。

 

浪君坐在轮椅上沉沉睡去。在梦中,浪君登上了开往2046的列车,那里据说能找到自己丢失的东西。

 

:浪君现在养的黑猫叫阿姿,一方面是模仿《蓝精灵》里的阿滋猫,另一方面有“次女”之意,阿汝是浪君想象中养的第二只猫的名字,“三女”之意。

 

2016年4月24日于北京海淀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