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如何面对作弊成风的世界?

如何面对作弊成风的世界?

上班时间,偷偷看完了泰国电影《天才枪手》——工作时间摸鱼,与考试期间作弊,在心情上,倒是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与很多国产的青春片不同,《天才枪手》所描述的青春并没有那么火热——既没有打架,也没有打胎,更没有打飞机——但却更加真实,它所描述的,是一场与偷瞄、小抄和传条有关的青春。
是的,这是一部关于考试作弊的电影(以下是剧情概要,看过或者反对剧透的同学请绕过):
小康之家出身的学霸小琳,在父亲的坚持下,转学到了一所学费高昂的私立高中。在面试的时候,小琳就用自己的高智商给了学校一个下马威,从而获得学费全免、餐费补贴的优厚待遇。
开学时,小琳结识了中产家庭出身的女孩葛瑞丝,二人迅速成为闺蜜。葛瑞丝虽然是个傻白甜,却也有烦恼,就是她的成绩一直达不到允许加入社团的分数线。闺蜜有难,自然两肋插刀,于是小琳就在一次关键的考试中帮葛瑞丝作了弊。
在后来的庆祝活动中,葛瑞丝的男友——出身于大富之家的阿派——给小琳提了一个建议,帮阿派和他的5个朋友集体作弊,待遇非常优厚。起初小琳是拒绝的,但是从阿派的口中,她得知了学校虽然减免了她的学费,却收了她爸爸20万泰铢“贡献金”的事实——原来学校也在作弊!于是小琳改变了主意。
在阿派的宣传之下,小琳作弊“生意”的规模越来越大,报名参加她“钢琴课”的同学越来越多。然而这一切都在另一名学霸——出身贫苦家庭的班克——出现后被终结了。
班克是个正义感爆棚的人,无法忍受生活中的一切不公平。在发现他好朋友作弊的事实之后,他选择了向校方举报,结果作为主谋的小琳被学校取消了学费减免和一次重要奖学金的考试机会。
一段时间之后,阿派和葛瑞丝在阿派父母的资助下,准备到波士顿留学,但前提是必须通过留学考试,于是他们又找到小琳帮忙。
学霸没有财力出国留学,学渣却在富有家庭的支持下能够如愿以偿,小琳深深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于是,她决定干一票大的。
在阿派的帮助下,小琳得到了足够的“客户”,但却发现仅凭一己之力无法背下全部答案,于是找到了班克帮忙。为了让正直的班克加入“队伍”,阿派运用了一点小手段,使班克错过了奖学金考试。于是在金钱的诱惑下,班克加入了。
作弊的过程并不顺利,在完善的安保体制下,班克很快就被抓住。最终小琳克服万难,成功将答案送出。为了保护小琳,班克抗下了所有的罪责,被学校开除,终身禁试,丧失了追求梦想的机会。
尘埃落定之后,小琳良心发现,拒绝了作弊的收益,并准备报考师范院校,用实际行动来赎罪。
但有一天,班克忽然发来了邀请。在内疚的驱使下,小琳来到了班克家的洗衣店。然而,意外的是,班克早就走出了禁试的阴霾,并且亲自设计了一个更加庞大的作弊计划,正在等待着她的加入……
在学生时期,我也是作弊的,大量,经常,而且手段高超,从未被抓到。唯一的遗憾是成功率不高——很多精心准备的、藏匿于身体各个部位的小抄,大多因为押错了考试方向,变成了废纸,在印象中,只有一次提前抄在桌面上的公式似乎能够派上用场,然而,在做题的过程中,我却发现,这个公式早就在我准备作弊的过程中,深深地刻在了脑子里,用刀刮都刮不掉。
与我的小打小闹相比,影片所描述的作弊规模可谓是战役级的——跨科目,跨考场,跨国家,跨时区,组织严谨,分工明确,手段先进,收费高昂,而且针对的是全球最顶级的、安保措施最为严密的STIC考试。作弊的过程不多讲了,总之非常惊心动魄,节奏快得让人反胃,让我恍恍惚惚地产生了一种观看谍战片的紧张感。
当然,对我来说,这些不过是影片的噱头和技法,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这部电影在有意无意之中揭示了一个令人沮丧的真相:
我们所面对的,是一个作弊成风的世界。
为什么第一次作弊时,当场的考试题目全部是葛雷丝的补习班里的习题?为什么班克向监考老师举报抄袭时,老师却毫无动作?为什么小琳因为“组织”作弊差点被退学时,那些跟共同参与作弊的富二代同学却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要知道,小琳爸爸给学校的区区20万泰铢贡献金,与葛瑞丝们的40万泰铢和阿派们的20台苹果电脑是无法相提并论的;要知道,班克放弃了理想才换来的、可以让妈妈不再用布满裂口的双手清洗衣物的200万泰铢,与阿派考了一次高分就得到的宝马跑车是不在一个量级上的——穷人,不只没有平等竞争的资格,甚至就连平等处罚的资格也没有。
所以,我们不能轻易谴责班克的“黑化”,也不能轻易谴责小琳的“走捷径”,甚至不能轻易谴责葛瑞丝的“攀高枝”——毕竟,在一个作弊成风的世界里,没有人会仅仅因为正直,就受到奖励,就不受伤害。
关键在于如何面对。
在这方面,阿派做出了榜样。
当小琳还在善恶之间中挣扎的时候,当班克还在试图弘扬正气的时候,阿派已经敏锐地发现了作弊之中蕴含的商机。他发起了众筹,他锁定了“目标客户”,他开了发布会,他组织了生产设备,他甚至动用各种手段,或引诱或胁迫,让这些“善念尚存”的质优生们上了自己的船。
不纠结,不犹豫,不在乎对错,只关心目的,高阶层家庭出身的阿派,展现了一种更加高级的认知和更加强大的行动力。最终,只有阿派(或许还有“寄生”在他身上的葛瑞丝),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一切,并且赚得盆满钵满,成功笑到了最后。
在影片的结尾,小琳拒绝了班克邀请甚至是威胁,走上了自首的道路,在一片圣洁的白光中倾吐了自己的“罪恶”。这似乎很正能量,但我总以为,与其说这是角色的良心发现,倒不如说这是导演和编剧向主流价值观所做出的妥协。作为观众,我倒是宁愿看到,小琳在出门前,向着“黑化”了的班克露出微笑,让影片在含义不明的暧昧中结束。
——即便勇士变成了恶龙,又怎样呢?至少,他已经学会直面这个作弊成风的世界了。
PS1:
贫寒出身的班克,彻底黑化了;小康出身的小琳,向主流妥协了;中产出身的葛瑞丝,抱上了高阶层的大腿;富贵出身的阿派,成了片中最有远见和行动力“商业天才”——这部电影还真是一部关于社会阶层的寓言啊!
PS2:
严格说来,小琳和班克都算不上什么智商超高的人。图形法记忆也好,二进制记忆也好,摩斯电码记忆也好,背下100多道选择题的答案,对于中国的学霸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这大概说明泰国学霸的水平与中国学霸的水平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吧?
2017年11月22日于北京丰台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