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与侄书:大争之世

与侄书:大争之世

亲爱的侄子:
 
你好。来信收讫。
 
我对你在信中表达的观点,表示赞同——这个世界的确是由一些渴望改善自身处境的人所推动的,他们有欲望,有能力,有勇气,有行动,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世界就在他们的努力的裹挟之下,滚滚向前。
 
世界是由无数碎片所组成的。当每一片碎片都在努力反射阳光时,世界就一片光明。问题在于,在云层的影响下,阳光总不均匀,无法一视同仁地洒遍每片碎片。想更加耀眼,在众多的光芒之中脱颖而出,就要努力调整自己的位置和角度,来得到更多的阳光,才可以。
 
这是大争之世,没有什么东西是唾手可得的。
 
从你赢得了最重要的那场游泳比赛的冠军开始,“争”就伴随着你的一生。从幼儿园的小红旗到大红烫金的毕业证,从确保生存的工资单到改善生活的别墅和游艇,所有的东西都是“争”来的。区别只在于,“争”的程度不同,以及你是不是意识到了“争”的存在。
 
人在不同的年龄阶段,争的东西是不同的。幼年时,争宠爱;少年时,争成绩;青年时,争财富;中年时,争权势;老年时,争影响;死了之后,大概还要争谁的照片放的尺寸比较大,挂的时间比较长。
 
有些人,喜欢否定“争”的意义,认为这个字写出来太过狰狞,这种做法也涉嫌违反道义,有失君子之风。
 
在我看来,这种说法完全就是扯淡,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那些在墙上挂“宁静致远”的人,他们很清楚,他们的真正想要的是“致远”,而不是“宁静”。如果这句成语不叫“宁静致远”,而叫“宁静致死”的话,他们是无论如何不会把它当做座右铭的。
 
中国人是很奇怪的。
 
一方面在桌子底下,各种天残脚、无影脚、断子绝孙脚互相踹得不亦乐乎;一方面在台面上,还要坐得笔管条直,身不动膀不摇,端着一杯高碎推来让去——“世兄请茶”,“不不不,长者先幼者后,还是老兄先请”——人世间最大的虚伪,莫过于此。
 
这种虚伪,这种对“争”的避讳,让一代又一代中国人都走了同样的弯路。在年轻时,他们大多中了“温良恭俭让”的毒,把孔融当偶像,以让梨为乐趣;等到他们省过味来,发现自己除了是个“好人”,已经谦让得一无所有时,却已经末路黄花,连“争”的勇气都已经消耗殆尽,只剩下“淡泊名利”四字聊以自慰了。
 
这是悲哀。
 
其实,整天嚷着“争”的,未必都是坏人;嘴上不敢“争”的,也未必就是好人——好与坏,本就不在一张嘴上,更不在争与不争之间。
 
当然,需要注意的是,“争”与“夺”是有区别的。
 
“争”是竞争,是一场赛跑,比的是速度。
 
一块奖牌,就摆在终点线后面,闪闪发光,熠熠生辉,而且还不属于任何人,这时,只要比你别人跑的更快,它就是你的——这是“争”,没有争议,符合规则,理所当然。
 
“夺”是掠夺,是一次抢劫,拼的是凶狠。
 
还是那块奖牌,如果它已经挂在别人脖子上,而你冲过去一把将它拽走,甚至为了达到目的,还把人家打倒在地——这就是“夺”,不仅风险高,易遭报复,还会丧失信誉。
 
这就好比你喜欢一个女孩,长得漂亮,追求者众多。你争了,她落在你手里,你们百年好合,天花乱坠,地涌金莲金莲,众人或羡慕,或嫉妒,但也必不吝祝福;你不争,看着她成了别人的妻子,结果你又不甘,非要去夺,这就是奸夫淫妇狗男女,天降罗网,地生荆棘,人人得而诛之。
 
想要的东西,一定要说出来,一定要争,莫等它错过了,才想起自己“本可以……”,结果悔之晚矣;若再心有不甘,生了邪念,起心去夺,成不成功的权且不说,为人不齿是一定的了。
 
大争之世,言“争”是勇气,会“争”是智慧,能“争”是力量,敢“争”是意志。不言“争”、不会“争”、不能“争”、不敢“争”的人,势必辜负这个人人都有可能发光的时代。
 
2017年12月2日于北京丰台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