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中产阶层都是戏精?

中产阶层都是戏精?

在11月6日推送的《穷逼不配有孩子》后面,有一条评论,引发了我的思考,是这么说的:
 
中产阶层都在这无病呻吟,这些家长戏太多了!
 
细想一下,确实如此。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中产阶层们都要跳出来呻吟几句,要么是月薪三万不够孩子一个暑假花费,要么是亲爹岳父两场大病造成家庭返贫,要么是工作生活压力太大促成未老先衰,要么是人近中年读书健身极力避免油腻……好像放眼整个中国,只有中产阶层才水深火热,权贵阶层和草根阶层,都过得舒适悠闲、一片清凉一样。
 
现实情况当然不是如此。
 
事实上,中产阶层之所以“戏多”,除了他们精神普遍紧张,比较容易焦虑之外,其规模越来越大,逐渐掌握社会话语权也是重要因素之一。
 
当然,其他社会阶层,也并非没有话语权,只不过,权贵阶层正忙着享受生活,草根阶层正忙着保障生存,一个不屑发声,一个无暇发声,一个说话就会被当做炫富,一个张嘴就会被认为卖惨……所以,偌大中国,也就只剩下中产阶级,还有多余的精力和资本给自己加戏了。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既是中产阶层的特征,也是他们的心病。
 
目前中国的中产阶层,大多是通过教育等途径从草根阶层脱颖而出的。他们既深知草根阶层的贫寒和苦楚,又有渠道窥视权贵阶层的奢靡与权势,对于社会阶层滑落的恐惧,以及对于更高生活水平的需求,让他们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在焦虑和欲望之间不停地翻转。
 
中产阶层的安全感在丧失。
 
一般来说,安全感来自两个方面:
 
第一方面,是创造价值的能力,这会给人一种“我被世界需要”的感觉——因为有用,所以安全。
 
然而,早年的忘我拼搏和日常的高强工作,早就损害了中产们的身体,透支了他们的健康。看着体检报告上的一堆加号,有谁知道疾病和明天哪个先来?
 
更何况,这个世界变化实在太快——去年还交口称赞的共享单车,今年就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去年才刚刚入职的小张小李,今年就因为一笔大单成了自己的平级——千亿规模的产业说完就完,谁知道什么时候轮到自己?一代又一代草根新贵纷纷弯道超车,又有谁敢保证自己不会被抛弃?
 
第二方面,是足够丰厚的积累,这会给人一种“万事不必求人”的底气——因为有钱,所以安全。
 
然而,在当今剧烈变革的大环境下,教育、医疗、房子……无数自我标榜“物以稀为贵”,实则是利用了人们的攀比心理,才得以卖出天价的“产品”层出不穷,谁又敢说自己的财富能够永远“够用”呢?
 
安全感的丧失,让中产阶层对自身在社会里的位置产生了危机意识,但同时,缓缓关闭的权贵阶层的大门,又让他们更上层楼的欲望成了登天之想——身前,是固若金汤的阶层壁垒;身后,是奋起直追的广大草根。中产阶层就这样被“卡”在了社会的中间,看上去是进可攻退可守,实际上却是进无路退无门。
 
这种尴尬的境地,虽然没有增加中产们的不安全感,但却无疑鼓动了他们的焦虑。要知道,中国的中产阶层,早已经过了在城市里扎下脚跟或者在市场上获得高薪就欣喜若狂的时期,他们的权利意识正在觉醒。这些权利意识,正在通过中产阶层日益庞大的话语权,一点一点地泄露出来。
 
所以,与其说中产阶层是在给自己“加戏”,倒不如说他们正在试图替自己争取权益,以消除自身的不安全感,以拓展自身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这是一场由中产阶层发起的舆论战争,他们通过发帖、点赞、吐槽等多种方式,向权贵开战,替自己和草根们发声。这些“戏精”其实是一场社会变革的先驱,他们正在用或戏虐或庄重的方式,对着顶层的老爷们竖起中指,并且说:
 
再拿大伙不当回事,就等着约架吧!时间我说,地点你定!不流血的,有硝烟的,都行!

2017年11月28日于北京丰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