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让我们在地狱等你

让我们在地狱等你

 

 

 

我有一个同学,是国营三甲整形医院的大夫。有一次聊天,当我们都怀揣满满的嫉妒恭维调侃她赚了大钱时,她居然哭了。

 

她说好多拿不定主意的潜在患者没日没夜地给她打电话,有时夜里两三点还在发信息,医院又要求她们24小时开机,不能漏接患者电话。有一次,她一天做了3台手术,半夜才回家,实在太累,忘了给手机充电,漏接了患者的电话,结果一开机就是20条以上的短信,全是恶意满满的质问和最恶毒的谩骂。她很想崩溃,但是不能,因为上午还有一个疤痕去除的手术要做。

 

这还仅仅是个整形医师的压力。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医生变成了压力最大的行业。十几年几十年的苦学不说,各种合理不合理的职称评先不说,还要面对来自患者、来自整个社会的诘问和侮辱——看病贵了是医生收回扣,看不好病是医生不用心……医闹们没途径、没勇气挑战体制,但给主治医生泼脏水却干得熟练无比原因无他,简单成本低廉而已

 

光是压力也就罢了,最近一阵子医生居然彻底成为了高危行业——各种哭喊辱骂、各种敲诈勒索、各种拳脚相向、各种同归于尽——如果说陈主任的悲剧还有社会和法律对精神病患者的监护问题,那汪医生的遭遇则完全是把医患冲突又推向了一个新的境界——没有质疑、没有分歧,仅仅是一言不合。

 

据说出事的医院已经在全面停诊抗议,对此我百分百地支持。那份《停诊倡议书》上说:我们救治了一个又一个生命垂危的患者,而我们却一个又一个的倒下,下一个会是我吗?我不寒而栗……

 

 

 

没有安全感的医生怎么救死扶伤?

 

顾虑自身生死的医生还能治病救人?

 

据说,中国古代因病而死比例最高的是皇帝。这个最荒谬的事实其实有一个最严密的逻辑:因为治死皇帝是要满门操斩的,所以没有哪个太医敢用有效的虎狼之药,只敢用一些温和然并卵的药物维持,所以皇帝们往往小病拖成大病,大病拖成不治。

 

也许很快,我们每个人都能享受皇帝的待遇了吧。

 

说医生是白衣天使,但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天使,他们也有喜怒哀乐,他们被辱骂也会伤心,他们被刀砍也会受伤,他们不会复活,他们的死亡也是真真正正、确确实实的死亡。

 

患者不是上帝,医生也不是天使。

 

《倡议书》里还有一句话:除非涉及重症及抢救患者”——此时此刻,还能不忘患者,对于出事的医院职工们来说,对于汪医生的战友来说,这已经是他们所能表达的最大的善意

 

我一直觉得,肯去做医生的人一定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医者父母心也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五个字,而是我们的文化体系千百年来的提炼和总结。

 

但是,医生以父母的慈爱之心对待世人,可世人又何尝有以子女的恭敬之心对待医生?更有那不知从何而来的恶人,能把谩骂倾泻于父母之耳,能把屠刀强加于父母之身

 

佛说,世界分为六道,曰天,曰人,曰畜生,曰修罗,曰饿鬼,曰地狱,所有生灵在其中轮回。这种说法我不敢信,毕竟没有亲眼看到;但又不敢不信,因为分明有为了利益饕餮良善的饿鬼和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修罗横行在这世上。

 

这一世我们或许已经无能为力了吧,因为本性和自小以来的所有教化都在推动我们去做一个好人,以暴易暴既是不会更是不能。我们只寄希望于来世,希望能用今生所有行善的果报投生为来世地狱的狱卒。

 

在那里,我们将怀揣着一颗凌虐残忍之心,等待着今世的恶人。

 

2016511日于北京海淀

 



推荐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