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贫穷是一种毒品

贫穷是一种毒品

 

 

☆☆☆★

 

浪君有个朋友,是个包工头,整年跟着那些大工程局天南海北地搞施工,见多识广,交际广阔,为人又能喝健谈,我们都很喜欢他。

 

有一次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讲了个故事。

 

他们这两年在西部某省修铁路,项目部租了一个村里的院子做驻地。院子很大,住了五六十人,平时也堆点建筑材料工具什么的。

 

房东姓郝,三十多岁,一儿一女,一辈子没出过省,典型的村里人,看起来淳朴的一塌糊涂。

 

房东家里土地不少,几十亩的样子,都租了出去给别人耕种,自己买了个二手夏利在城里开黑车,老婆在家料理家务,还开了个小卖店,家境在村里算是小康。

 

因为近水楼台,房东提前知道了铁路的占地范围,抓住机会,提前把庄稼收了,又抢种了一批筷子粗细的树,讹了乡政府不少的赔偿款。

 

钱来的容易,心自然也跟着飘忽。一时间这哥们觉得自己是个有钱人了,抖了起来,在县城花几十万买了套大房子,小卖店关了,把老婆孩子接到了城里,又把夏利换了辆宝马5系。

 

黑车是打死不能开了,不够丢份的。于是见天儿地跟一帮人招摇过市、花天酒地,麻将也越打越大。结果自然可想而知,用不上一年,那点补偿款输了个七七八八,除了房子和车,生活又退回了原地。

 

 

实在没辙了,这小子把主意打到了项目部身上,今天涨房租明天又让项目部给他修房子,变着法地讹钱,不满足要求就开着宝马堵门。后来把项目经理惹急了,做了个局把他弄进号子里蹲了三个月。

 

等出来时项目部已经搬走了,房租没了,地也没了,再想回去开黑车,一是吃不了那份苦,二是打黑车也没有打5系宝马的。只能整天在家里坐吃山空。老婆一怒之下,带下孩子回了娘家。朋友回来之前,两口子正在闹离婚。

 

好好的一笔拆迁款,害了他一辈子。郝房东,好可怜。

 

☆☆★★

 

浪君另外一个朋友,广东人,在东莞开玩具工厂的,生意做的很大,很早就发了财。人有了钱,不知怎么的境界忽然有了提升,社会责任心爆了棚,于是把厂子交给儿子打理,自己开始投身慈善事业,聚集了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个基金会,主要是援助各种经济欠发达地区的教育。

 

有一次他们在甘肃某地考察,看到当地没有小学,村里的孩子都得走几十里地上学,因为远,失学率非常高。于是他们就投了一笔钱,交给村委会掌管,想要建一所希望小学。

 

没想到村委会几个人偷偷摸摸来了个会,挪出一多半钱来,把村里的祠堂又翻修又扩建,搞了个里外三新。剩下一少部分,请了个草台班子唱了一个礼拜,全村又吃了一个多月的流水席,以示庆祝。

 

朋友回访的时候一看大吃一惊,赶紧跑去质问。村支书披着羊皮袄,蹲在椅子上,大喇喇地讲:以后娃就在祠堂里上课哩,俺们这也是想用最少的钱干最多的事情,学校祠堂两不误嘛,就是钱有点少,你们再捐点钱,置上桌椅文具啥的小学就开课哩。

 

 

朋友所托非人,也是无可奈何,只好又集了一笔钱,跑到镇上买了一批桌椅文具书本服装什么的送去。

 

不过这回朋友学乖了,不敢再信任村委会,挨家挨户地把适龄学生都召集起来,东西都直接发到了学生手里。

 

谁知等过两个月再去一看,该啥样还啥样,一点变化没有。问学生,说是东西都让爹妈收走趁上集时给卖掉了。

 

妈的这钱比我做生意让人骗走都难受。朋友如此说。

 

☆★★★

 

浪君原来住的地方是个老居民楼,好像是几家单位合建的,人员比较杂。有个邻居,男的,四十大几岁,也不上班。夏天的时候,每次浪君下班回来,就看见他趿拉着布鞋、光个膀子在小区树底下跟一帮退休的老头打扑克。

 

听其他邻居讲,这哥们原来是环卫局的清洁工,接了老子的班上的岗。有一阵环卫系统管的不严,他就雇了个进城务工的替他干活,自己吃工资之间的差价。

 

后来环卫局整顿临时工,这条路走不通了,他索性下了岗,就靠一千多块的低保生活。上午搬个马扎满大街溜达,跟街边修鞋配钥匙的侃大山,下午就跟一帮大爷摔扑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这么混。

 

有老人劝他找个班上,年轻轻的不能废了,哪怕接着扫马路呢?他不干,说什么干活3000多,不干活1000多,为了多拿两千块钱挨累不值当。老婆嫌他不上进,带着孩子跟人跑了,他也不当回事,反倒觉得是减轻了负担。

 

这么大的心,这哥们大概能很长寿吧。

 

★★★★

 

一个国家存在相对贫穷是一种正常现象,即使全民富裕如迪拜酋长国,也有乞丐,只不过据说人家月入47万人民币,比我们有钱得多罢了。

 

浪君并不反对贫穷,浪君也是从相对贫穷中走过来的。其实很多时候,贫穷反而能催生我们的斗志,赋予我们豁出一切的勇气和力量,让我们首先在精神上达到富裕的顶峰。

 

但是对于有些人的来说,贫穷是一种毒品,不只让他们上瘾,还麻木了他们的心灵。

 

他们不再希冀着用劳动去创造任何物质财富,而只会一味地向外界索取援助。他们把贫穷当做资本、当做依仗,甚至以此为荣,率先占领道德高地,利用人们的怜悯挟持社会、挟持他人。

 

比如前一阵某个小姑子在网上发帖抱怨,嫂子的父母有那么多钱,不知道买套房给自己父母住的事情。这就是这些人的神逻辑——我穷我有理,我弱我光荣,你有钱就应该无偿地帮助我,否则就是没有同情心,否则就是为富不仁。

 

更有甚者,他们不只自己甘于贫穷,还妄图把贫穷写入基因,传给自己的后代。浪君就亲眼见过一个年轻的妈妈训斥自己的孩子:你叔叔那么有钱,给你玩具为什么不要?下次想要什么就跟他要,他们那么有钱不会在乎的。

 

我很想告诉那个年轻的妈妈:可能那个叔叔不会在乎,可是你的儿子一定会在乎。你的所谓教育,会逐渐消解他的自信,会逐渐杀死他的自尊。等到他对贫穷产生了麻木,等到他对创造财富产生了畏惧,等到他完全丧失了上进只会无休止地索取时,你将追悔莫及——

 

因为,贫穷是一种毒品。

 

毒品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颗被毒品腐蚀,一点一点死掉的心。

 

2016510日于北京海淀

 



推荐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