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纯真安放之所

纯真安放之所

 

 

1

 

周六周日,浪君回到了故乡。

 

两天时间,奔波1800公里,喝了3斤白酒,无数啤酒,一共睡了4个小时,唯一记得吃过的主食是一碗面,回来的时候还把脚崴了。

 

但是,很舒服很过瘾。

 

我看见当年的短跑健将依旧壮硕没有一点发福的痕迹;

我看见当年的美女们依旧风采照人好像时光停止了运行;

我看见当年的歌舞帅哥依旧很帅歌声还可以让人掉下泪来;

我看见当年的仁义大哥虽不再喝酒但依然高门大嗓豪气干云;

我看见当年喜欢物理的科代表如今梦想达成教学生们牛顿定律;

我看见当年谈恋爱谈得昏天黑地的情圣如今莫名地成了牙科医生;

我看见当年的灌篮高手如今妙语连珠让人怀疑他在大学学的是相声;

 

我看见当年号称“千杯不醉八瓶起步”的酒神在喝酒最狂野的领域里浸淫多年后……嗯……还是那么能喝,众人皆醉他独醒……

 

当然,我也见到了当年的女神。她美丽如昔,夫贤子聪,生活富足而美满。从她清澈如水的眼神中我知道,她没有我参与的生命也度过得很好,而且比我期望之中的还要更好……

 

这就足够了。

 

2

 

有人说,现在的同学会就是男生炫富,女生炫貌,大家都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三三两两地前来,成双成对地离去。

 

但是抱歉,这样的同学会,我从来没有参加过,这样的同学,我也一个都没有。

 

聚会的发起者,我们的班长,加拿大籍华人,爱情长跑的典范,一儿一女的完美家庭的父亲,在开席时这么说:“……我飞跃两万公里的大洋,就是想用一种网络交流替代不了的方式,见一见这些在二十年中经常闯进我梦里的人。现在,我的目的达到了。”

 

说完这番话,他一口干掉了面前一满杯的白酒……之后就断篇儿了……

 

据说他这次聚会之后还要全国巡游,到每个同学们集中的城市去看看……呃……中国的酒比加拿大便宜……所以,且行且喝且珍惜吧,一路保重……

 

所以你看,同学会有很多种,而我们的是最单纯的那种——我们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碰杯之中、在一次又一次的小小拥抱之中,面对面地用语言用行动重复我想你,面对面地从眼神从神态确认你生活得很好。

 

这样,我们才能放下心中的思虑,得到豁朗的安眠。

 

3

 

我们在见面时用意大利的礼节拥抱。

 

我们问:“最近混的咋样?”

 

我们说:“傻逼别养鱼,快点喝!”

 

我们唱:“朋友啊朋友……”

 

我们唱:“如果没有你,陪我到最后……”

 

我们在第二天早上互相拼凑昨天断篇的情节:

 

“昨天的酸菜炖大鹅不错。”

 

“哪有大鹅啊?”

 

“昨天上热菜了吗?我一晚上就吃了片三文鱼……”

 

——聚会的组织者酒神一脸黑线地在哭泣:“特么的你吃饺子时直接用手抓,一个人干了一盘子,是你自己喝断篇不记得了好不好?”

 

我们在分别时用中国古典的方式抱头痛哭:

 

“我下回一定要吃酸菜炖大鹅!”

 

“……呃……其实你吃了……你后来还填过一回汤……”

 

这是能让我们完全放下心防的人们;这是无论我们怎么耍酒疯都能获得原谅的人们;这是我们的青春过往;这是我们最朴素的真正的情怀。

 

有些人,没事不联系,但时常会想起。

 

在纷杂烦扰的现实世界里,这是我们最后的纯真安放之所。我们不允许它被打扰,更不允许它被社会的阴暗污染。

 

4

 

所以那些说同学会是黑暗社交的人,那些说同学会是无效社交的人,请你们想一想——

 

人至中年,还能有一个地方有一群人让你完全放松完全地不考虑利害得失,这不好吗?

 

人至中年,还能有一个地方有一群人能容忍你所有的放肆所有的酒后撒疯,这不好吗?

 

用光明黑暗、用有效无效来评价青春和情怀的人,究竟是同学聚会在败落,还是你们的心在败落?

 

在我们的心底,总应该有一个地方,那里戒备森严,那里满布封印,那里是世俗不能抵达之地,而通向那里的道路只有一条——

 

那就是一个突然而至的电话:“傻逼,我到××了,晚上一起喝点?”

 

2016年6月20日于北京海淀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