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与侄书:金钱的力量

与侄书:金钱的力量

 

亲爱的侄子:

见信如唔。

首先恭喜你成功入职。幼鹰终于褪去雏绒,将要离开父母和学校为你构筑的温暖窝巢,去搏击长空了!叔叔因你而感到自豪!每当想起那个不给买玩具就滚在地上嚎啕大哭的惫懒小鬼,如今已经西装革履地坐在工位前,懂得为自己的未来、为家族的未来去拼搏去奋斗了,我的嘴角总是会不自觉地充满欣慰地上扬。

我很高兴你能选择金融行业作为你的第一次就业。倒不是说这个行业有多么高大上多么了不起,而是这个行业能够帮助你更快地看清世界的真相。

这是一个被金钱驱动的世界。资本就像是这个世界的血液,总是在向营养最富集的地方汇集,并在这些地方开出绚丽的花来——至于这个地方是大脑是心脏还是肿瘤,则不是资本需要考虑的问题。所以,越是金钱富集之地,距离世界真相的距离就越近,在其中所能获得的感触就越直观越真实。

我不是经济学家,无法告诉你金钱驱动世界的机理——事实上,这种机理是如此复杂和隐晦,世界上恐怕也没有哪个经济学家能够真正说得清楚。

这个话题似乎比较功利,但是就像古龙在《边城浪子》中所说的:世上虽然有许多东西比金钱重要,但是这些东西往往也只有金钱才能买到。

那么,就让我们来看一看,究竟金钱能够买到什么重要的东西?金钱在其中又是如何产生力量的? 

1.金钱可以买到时间

 这句话写在这里并不是为了哗众取宠,因为物理意义上的时间是如此平等,并不会因为你有钱就让你的一天变成25个小时——这句话的真实意思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明。

我有一个朋友,开了一家公司,规模很小,只有五名员工,其中一个还是他的专职司机。我很奇怪,于是就批评他摆谱摆得太过分。

他说:“你不懂。我并不是为了摆谱,我是为了获得更多的时间。司机开车,我就可以在路上打电话、发邮件、思考公司的发展方向,甚至哪怕是在车上睡觉,我也获得了更多的休息时间。聘个司机的费用是有限的,而我的时间要比这点花费值钱太多了。而且不光是我,我公司的全体员工都是打车上下班,费用报销——我就是要让他们了解,他们的时间对老板来说是最宝贵的财富!”

这一席话对我的震动很大,它让我第一次从时间的角度认识到了金钱的力量。

而将它推广开去,则会形成一个细思极恐的逻辑:在社会协作高度发达的当代社会,几乎每一种必要行动都可以找到替代者——小时工可以替你省下做家务的时间,送外卖的可以替你省下做饭刷碗的时间,电子商务和快递公司可以帮你省下逛超市买必需用品的时间……我们如果能善于使用金钱的力量,把一些我们不想做而又不得不做的简单劳动有偿委托出去,我们就会“买到”更多的时间,并把它们用于工作、学习、健身、旅行以及提高和丰富自我,从而使我们的时间在将来能够创造更大的价值,赚取更多的金钱。

这将是一个闪闪发光的良性循环。

2.金钱可以买到尊重

 人类有一种非常有趣的状态,就是在我们批判某些人的行为时,我们并不是单纯地对那些我们看不惯的行为进行批判,而是一定要对其身上我们所不具备的特质发动连带攻击。

比如说“为富不仁”。

事实上,仁还是不仁,与一个人富还是不富,并没有什么内在联系。但是说到一个人的“不仁”,如果前面加上“为富”二字,仿佛就能加重批判的力度、扩大打击的范围一样。

不只是批判。我们在表示对某些行为的好感时,也通常采用这种做法。

比如我们说到“一视同仁”或者“平等与尊重”的时候,我们往往会举女王对待乞丐如何和善、董事长对待清洁工如何亲切之类的例子,而永远不会说乞丐甲让乞丐乙多么地如沐春风、清洁工A又如何地对清洁工B慈善亲祥。

在这里面,起决定作用的其实并不是“仁不仁”和“善不善”,而是阶层的差异,说到底是“富不富”的问题。

所以,想获得一些美名,想得到一些尊重,其根本的前提是财富。穷人的“仁不仁”和“善不善”根本不重要,因为影响太小,所以没人关心。只有有钱人才有机会让人批判“为富不仁”,也只有有钱人才有资格让人夸奖对人“一视同仁”、身上散发着“平等与尊重”的光辉。

金钱或许不能买到真正的尊重,但是金钱绝对是赢得他人尊重的必要前提。人们永远不会尊重连给自己和家人体面生活都做不到的家伙,因为首先他对自己就不够尊重。

 3.金钱可以买到自由

 何为自由?萨托利说:“自由是一个变色龙似的词语。”

据统计,有史以来的思想家们对于自由的各种定义多达200多种。在其中,我最喜欢的中国古代的表述:“由于自己”。意思就是说不由于外力,是自己作主。

那么在这个表述中,何为“外力”?

 我认识的很多人都想把文件摔在老板脸上,大喊一声:“老子不伺候了!”

我也认识很多人都想给人力资源部一张A4纸,上书“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然后卷包走人。

但是没有一个人这么做。因为明天的饭钱还没着落,后天到了交房租的日子。在人类第一需求——生存——这个最强大的外力束缚之下,你所奢望的自由就像镜中花水中月,遥望而不可及。

英国思想家以赛亚▪柏林将自由划分为“积极自由”和“消极自由”。所谓“积极自由”指的是人在“主动”意义上的自由,即作为主体的人做的决定和选择,均基于自身的主动意志而非任何外部力量;而“消极自由”指的是在“被动”意义上的自由,即人在意志上不受他人的强制,在行为上不受他人的干涉,也就是“免于强制和干涉”的状态。

在我看来,任何“积极自由”的获取,都要以破除“消极自由”的限制作为前提条件,而这种“强制和干涉”的最基本和最强大的力量,就是来自于生存。只有获得足够的金钱,至少获得了能满足你基本生存的金钱,你才有能力破除那个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生存束缚,获得支配自我的权利。

罗振宇说合理合法地赚钱是这个世界上最高尚的事。

这一点我并不敢完全苟同——毕竟确实有很多人并不以赚钱为第一目的,但也在从事着改变社会和世界的高尚事业(奇怪的是,从事这种高尚事业的人,金钱却距离他们从来都不遥远,甚至已经到了召之即来的地步)。

不过有一点我不得不承认,就是金钱确实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力量之一:往大说,它改变世界;往小说,它丰富人生。

所以说,在金融圈子里,在金钱如此茂盛之地,你应该充分了解金钱的本质,正视金钱的力量。看到朋友圈里有人在炫富时,多想一想别人获得财富的方式,而不是毫无意义地仇富。

一旦这种对富裕的仇视演化到对金钱的仇视,那么你将错过最为强大的助力,你的生命也将因此丧失它本该绽放的光芒。

以上。祝好。

 

2016731日于北京海淀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