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漫行以约:加利利的手指与犹太复国主义

漫行以约:加利利的手指与犹太复国主义

 

戈兰高地位于以色列北部加利利地区,东侧接壤叙利亚,西侧接壤黎巴嫩,是一块狭长的突出地带,因此又被称为“加利利的手指”。

 

 

 

1973年的第四次中东战争中,建国不过25年的以色列与埃及和叙利亚联军在这片土地上爆发了大规模的坦克战。短短一周的时间里,以色列以少胜多,以60辆老式谢尔曼坦克一举击败了埃叙两国800T62主战坦克组成的装甲师团,共有超过250辆坦克和260辆装甲车被摧毁,硝烟、鲜血和战争的废铁几乎塞满了整个眼泪山谷。

 

到达以色列的第二天早上,天气清新明朗,我们驱车从拿撒勒前往戈兰高地。在路上,导游提醒我们注意公路两侧的铁丝网。

 

“后面还有当年没有炸响的反坦克地雷。”她如此说。

 

我举目望去。公路的两侧,是茫茫荒野,只有野草在疯狂生长,偶尔看到一两只蜥蜴趴在晒得滚烫的岩石上,懒洋洋地一动不动。地面上插着一排排东倒西歪的木桩,上面捆着生锈的铁丝网。苍凉得仿佛末世。

 

于是我不由得在心中默默祈祷:但愿这是我此生距离战争机器最近的一次。

 

苍凉的土地之下之下,埋藏着可怕的杀戮武器。

 

经过两个小时的山路,我们抵达了戈兰高地。

 

现今的戈兰高地已经是个旅游景点。居高下望,郁郁苍苍,当年鼎鼎大名的反坦克利器“戈兰壕沟”早已被填平,变成了农垦区。以色列控制区内由于设置了很多聚居点,因此各种经济作物非常繁茂,而叙利亚控制区由于政局的动荡,可想而知。

 

繁茂的以色列和荒凉的叙利亚。和平与战乱,就是如此界限分明。

 

戈兰高地上还保留了当时的战壕和部分器具的基础底座,大概是留作纪念。

 

一位对军事颇有研究的同行叔叔告诉我,战壕两侧的混凝土预制板是以色列在中东战争中的发明,被戏为“以色列积木”,大大加快战壕挖掘速度的同时也有效地提高了战壕的强度。这让我不禁感慨,人类似乎总是在相互厮杀中才能绽放出最大的创造力。

 

当年的战壕。注意那些水泥板。

 

由于以色列已经从这里撤出了驻军,在名义上把戈兰高地归还了叙利亚,因此这里现在是联合国维和部队的观察站,常年有士兵驻守,对以叙两国的停火线进行监控(以色列没有国界,所有实际控制区的周圈都是协议停火线)。

 

我们去的时候,观察站里只有两个人,嘻嘻哈哈地抽烟说笑,对我们这些中国游客的合影要求也十分配合、毫不拒绝。也许对他们来说,在这里驻守不过就是出了一趟辛苦一点的长差,战争是件十分遥远的事情。

 

联合国旗和联合国士兵和中国游客。

 

而在原来那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上山小路的两侧,则摆放着由当年的废弃军火制作的各种雕塑。这种把战争和死亡演化成艺术和生命的行为,似乎又比我们的“马放南山”、“铸剑为犁”又高出一个层次,体现了犹太民族一贯的积极和乐观。

 

废弃军火做成的雕塑,各种造型古怪的人和动物。

 

作为一个苦难深重、长期受到压迫的民族,犹太人不仅通过各种方式积累了其他民族难以想见的财富,而且还诞生了一大批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伟人。仅在二十世纪,犹太民族就为世界贡献了三位伟人——改变了我们对于宇宙万物看法的爱因斯坦、改变了我们对于人类自身看法的佛洛依德以及改变了我们对于社会形态看法的卡尔马克思。

 

从科学技术到意识形态到世界格局,这三位伟人的学说覆盖了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推动了整个人类文明。

 

我怀疑这曾经是一把重机枪的底座,有没有懂军事的同学帮我解惑?

 

所谓多难兴邦,然而并不是所有的民族都能承受同样的苦难。中国历史上那些声明赫赫的北方民族——匈奴、突厥、鲜卑、契丹……如今何在?又有谁能像犹太人一样创造如此威名并如此深刻地改变世界?

 

很多人把犹太人的辉煌归功于他们的教育意识、商业手腕和契约精神,但我认为,贯穿于他们民族性中的信念,才是犹太人真正致胜的法宝——虽然曾经三次被迫离开家园,流离失所于世界各地长达2000年,但他们一定会回来,因为他们坚信他们可以再次重建大卫王的圣殿!就像他们2000年前曾经做到过的那样!

 

信念是犹太民族的脊梁。当他们流散在各地,受到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势力压迫,被禁止购买土地、被课以名目繁多的重税、被禁止进入公共浴室、被禁止触摸商店里的商品、被禁止雨雪天外出、被各国君主赖账甚至“净身”驱离的时候,他们想要重获应许之地的信念想必在像火炬一样熊熊燃烧!

 

站在这个指示牌下面的时候,我有一种站在世界中心的错觉。

 

2000年过去了,他们终于抓住了世界动荡的契机,先后获得了英、美、苏三大列强的帮助,回到了这片“流着奶与蜜”的土地,并通过五次中东战争稳固了自己的国家。

 

当然,我并不是想为犹太人歌功颂德,我是想以此为题说说个人的奋斗。

 

实际上,一个民族的复兴于个人的奋斗其实颇多相似之处,而最根本的就是坚强的信念——“我一定能够做到!”就是世界上最有效的催化剂和强心针,它就像是一台永不止歇的发动机,源源不断地输出动力,催动着你不断向前。

 

戈兰高地的另外一个方向,远处的山脉是黎巴嫩。

 

当然,这其中最关键的是信念的获取和保持。

 

首先,信念必须是你最渴望的东西。犹太人流离失所2000年,一片安静、祥和、富庶的土地和一个安全、强盛、统一的国家是他们所有人烙在民族基因中的愿景。找出你埋藏于心底的渴望,找出你欲望最深处的影像,你的信念才会产生巨大的动能。

 

其次,信念必须有一个具象的表达。如果没有那片实实在在的“上帝应许之地”躺在那里,犹太人的信念一定会是一座空中楼阁。我们的信念也是一样,“我将来要买套房子!”和“我将来要买这套房子!”在给信念带来的强度上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一种确定的表达方式将会使你的信念丰满而立体起来,并成为一座灯塔,指引你的方向。

 

第三,信念必须分阶段分步骤驱动。近代历史上犹太人的复国行动长达几十年,期间也曾遭遇过很多的失败和背叛。但是他们从列强的支持到地点的选择,从资金的筹措到人口的迁徙,一步一个脚印,蚂蚁啃大象,终于完成了这件看似不可能完成的壮举。把你遥远的信念分解成一个又一个近期的目标,这将会降低你的阙值,确保你行动力的持续。

 

唯有如此,你的信念才能最终绽放出绚烂的花朵、结出甘甜的果实。而当“我一定要做到!”变成“我已经做到!”的时候,你的生命或许才能真正地无所悔恨。

 

PS:

 

在离开戈兰高地的时候,我对着天空拍下了这张照片,发了个朋友圈,并配上文字:

“神说:在这样的天空下,你们为何还要彼此厮杀?”

一个朋友很简明扼要地回复:“神说的对!”

 

2016816日于北京海淀

 

小贴士【食】:

 

我们这一路虽然是跟团,但是伙食还是非常不错的。

 

大部分都是阿拉伯风格的自助餐,各种沙拉、烤肉和甜点,其中中东风格的口袋饼、鱼排和鹰嘴豆做成的酱是最对我口味的东西,每次都吃好多,老婆直呼我已经胖得不成人样了。

 

不过我对于自助餐一直没什么抵抗力,在拿撒勒的那天早上,我一共吃了两份蛋饼(每份鸡蛋两个)、两个煮蛋、三片土司(两片抹黄油夹火腿,一片抹果酱),四根烤肠,半盘子蔬菜沙拉,还喝了三杯果汁,一举震惊了全场。

 

当然也有中餐,一共两顿,都是安排在西式餐食吃腻的时候,旅行社的安排还是挺贴心的。

 

需要特别提醒的是第二天中午的加利利特色烤鱼和倒数第二天中午的阿拉伯烤肉,鱼香酥、肉多汁,实在非常美味。因为鱼和肉都是现烤,上的比较慢,所以前菜的沙拉和饼一定不!要!多!吃!否则吃亏的一定是自己。

 

烤鱼。餐馆就在加利利湖边,鱼很新鲜。

 

阿拉伯烤串。有羊肉、鸡肉和牛肉丸,羊肉最好,鲜嫩多汁。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