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漫行以约:天使报喜堂与基督传教的秘密

漫行以约:天使报喜堂与基督传教的秘密

在到以色列之前,有一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

 

基督教源于于犹太教。

 

那么,基督教究竟是有什么特异之处,以至于能够传播得如此广泛,甚至能在一段相当长的时期内凌驾于王权之上,成为整个欧洲大陆的唯一统治力量?即便现在,也是多个西方国家的全民信仰、世界第一大宗教呢?

 

这一切,都在拿撒勒的天使报喜堂中得到了答案。

 

天使报喜堂。这张照片是在我酒店的阳台上拍的。

 

天使报喜堂是中东地区最大的教堂,在历史上由于战乱曾经多次被拆毁又重建,现有的报喜堂于1968年建成,据说是修建在圣母玛利亚的故居之上,主要是为了纪念天使加百利向玛利亚传递她将因圣灵受孕而生下圣子的信息。

 

这是一座东正教风格的建筑,拜占庭式的穹顶高高矗立,内部装饰虽然不如俄罗斯的教堂那么金碧辉煌,但却自生出一股纯真和圣洁。

 

 

从内部仰视穹顶。那些M的造型有人说是玛利亚的名字首字母,

有人说象征子宫内的褶皱。

 

从报喜堂的内部仰望,高大的穹顶就像是一朵倒开的百合花——这是圣母的象征。而圣母的故居则在教堂的左侧,是实实在在的考古发掘成果,充分展示了2000年前中东人类的生活和居住状态。可惜被栏杆围住,不能近距离观看。

 

 

玛利亚故居。2000年前的拿撒勒人都是居住在类似的石洞里。

 

天使报喜堂的最大特点,是教堂内部和外侧回廊上展示的来自世界各国的圣母画像。与人们印象中一贯的慈爱温柔的圣母形象不同,这些画像不仅艺术风格各异,就连圣母的样貌也都是各国人种的样子。一瞬间,我似乎有了一种的错觉,仿佛玛利亚也具备了大能和神通,能够化身千万,同时在世界各地养育幼小的基督。

 

 

中国的圣母、韩国的圣母、日本的圣母,还有外星人的圣母?

 

从这些画像中,我仿佛参悟出了基督教传播的秘密。

 

据说在耶稣被钉十字架死后,圣保罗仍然在现今的巴勒斯坦地区宣扬耶稣的理论,而且几乎获得了和耶稣同样的下场。只是由于圣保罗是出生于小亚细亚的罗马公民,所以被免于处死,而是被遣返回罗马。他因此得出一个结论:与其在犹太人中间传道,不如在外民族中间传道。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但是如果我不说,你能看出这是在描述圣母吗?

 

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就是与外族文明在外在形式上的冲撞。于是,基督教的传播者们采取了一种非常聪明的办法。

 

他们既没有像犹太人一样,固守自己的一切仪轨,历千年而不变;也没有像后来的伊斯兰教四大哈里发【1】一样,用弯刀和战马来传播教义。他们是在寻求基本共识的前提下,通过不断地融入、学习和接纳,建立一套既符合基督教基本教义又益于其他人民接受的法则。

 

 

这张来自印度尼西亚,我也很喜欢,画中圣母的表情很现代。

 

比如说,基督教在向中国传播的过程中,为了获得当时中国统治阶层的支持,传教士们不仅进行了大量的贿赂,更是修改了他们随身懈怠的世界地图,把中国放在了世界的中心位置,以博取深陷大国沙文主义的中国官僚老爷们的欢心。

 

在乡间,传教士们不仅通过在自然灾害时发粮发米来吸引教众,更是把“圣父圣子圣灵”的概念同中国传统的宗族家长制相结合。在某一个时期,他们甚至把玛利亚与观世音相提并论,利用佛教的影响力来传教。

 

 

其他风格的圣母画像。

 

在文艺复兴时期,基督教受到了来自科学特别是天文学的冲击——地心说的破灭和生物进化学说的确立动摇了基督教甚至是所有“神创世界”的宗教的信仰基础。

 

然而,从迫害、压制到接纳甚至共赢,基督教会的态度转化得很快,即便是失去了政治上的权力,但是他们在精神上的引导地位反倒得到了加强。而宗教与科学的相互接纳,反倒深远影响了文学艺术等多个领域,以至于出现了“宗教科幻小说”这样的新门类【2】。

 

如果现在你在网络上搜索教堂,你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建筑,或传统或现代,或辉煌或朴素;如果现在你在网络上搜索圣歌,你会听到风格各异的音乐,或空灵或沉重,或美声或摇滚——就像在《修女也疯狂》中一样,基督教的传播已经具备十分现代的元素和特色。

 

这就是基督教传播的秘密,融合其他文明,贴近不同时代,在保存自我的前提下主动变化,在不断变化的过程中取得发展。

 

 

天使报喜堂的祭坛。

 

有句话说:世上唯一不变的事,就是万物都在变化。所以,看不到世界的变化或者拒绝顺应潮流,都是取死之道。

 

我们当今的世界更是一个不断变化、沸腾而激荡的世界,一次又一次工业革命所带来的意识形态的改变更是天翻地覆,那种千年不变的田园牧歌一去而不复返。宗教也好、个人也好,所有的故步自封都将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基督教在2000年前就认识到了这一点,那么你呢?

 

 

天使报喜堂夜景。

 

PS

 

拿撒勒的古城区域不大,但是很有味道。那些几百年的老建筑、上千年的石板路,以及街边阴影里休憩的各种花色的野猫,让人仿佛置身于时光隧道。

 

在古城中漫步,追随着时间的印记,感受着岁月的流淌,你会恍惚,仿佛在下一个街角就会看见圣彼得正带着年幼的基督在玩耍,而圣母坐在一旁,一边做着针线一边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孩子们。

 

 

拿撒勒古城街景。

 

古城里有很多民宿,价格不贵,味道十足。蜗居在这里,白天逛逛古老的街道,晚上跟来自世界各地的文艺青年们喝喝酒、聊聊天,忘却俗世里的尔虞我诈、忘却生活中的柴米油盐,让时光在毫不在意的轻柔歌声中荏苒,岂不妙哉?

 

多亏我已经老了,不然说不定会留下来,等待一段来自异国他乡的艳遇。

 

注释【1】:四大哈里发

 

默罕默德逝世后,他的四位先后继任者(阿布·伯克尔欧麦尔·伊本·哈塔卜奥斯曼·伊本·阿凡,阿里·伊本·阿比·塔利卜)被称为“四大哈里发”,“哈里发”为阿拉伯文音译,意为真主使者的继承人或者代理者。四大哈里发在任期间,大食帝国运用武力征服了许多领土,并攻占了三教圣城耶路撒冷,给后来的“十字军东征”制造了借口,并间接造成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千年世仇。

 

注释【2】:宗教科幻小说

 

阿瑟·克拉克的《星》可为其中翘楚。结尾那句“但是,神啊,你有亿万颗星辰可供驱遣,何以偏偏选上这一颗?为何把整个世界的人献给大火,只为了照亮伯利恒的黎明?”,个人认为是科幻小说中最为震撼人心的句子。

 

小贴士【住】 :

 

一路住宿四星及以上。当然条件跟国内没法比,大部份也就是好一点的三星水平,但是卫生和房间面积还是很好的。

 

 

死海的度假酒店。设施很齐全。

 

所有酒店都只提供毛巾、浴巾、洗发水和沐浴露,牙刷、拖鞋之类个人用品一概没有。

 

以色列和约旦都是小费国家。如果你报的是小费全含的团,那所有集体服务都不用给小费,但如果是给你自己服务就一定要给了。一般吃饭是饭费的10%,酒店服务员15美金不等,看心情吧。

 

佩特拉的酒店——佩特拉之月。

 

另外,我们住的几乎所有酒店交通都非常便利——拿撒勒的酒店走路到报喜堂就十几分钟;佩特拉的酒店走到景点入口连五分钟都用不上;安曼住在富人区,旁边就是某国大使馆;耶路撒冷的酒店走到古城也是十多分钟,到市中心的商业街也就是四站电车。

 

开始我认为是旅行社比较厚道,对成本没有太多的俭省;后来才想明白,是因为这两个国家的城市规模比较小——最大的城市应该是约旦的首都安曼,号称集中了全国一半的人口,也不过区区三百多万人,跟中国动辄一两千万人的一二线城市规模根本没法相比。所以不管去哪里,大概都要近一些。

 

2016年8月19日于北京丰台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