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漫行以约:橄榄山与基督的眼泪

漫行以约:橄榄山与基督的眼泪

1

 

在到以色列之前,听去过的朋友讲:耶路撒冷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因为“世界上的十分美丽,九分给了耶路撒冷”;耶路撒冷也是一座神奇的城市,因为犹太人、基督徒、穆斯林三个有着千年世仇的民族在此可以和睦相处、相安无事。

 

耶路撒冷是一座古老的城市,最早的建城史可以上溯到6000年前。公元前1000年,犹太人的英雄大卫王定都于此,对城市规模进行了扩建,并取名耶路撒冷。后来,巴比伦帝国、波斯帝国、罗马帝国先后占领该城,犹太人数次遭到驱逐。

 

1948年,巴以分治,耶路撒冷被划分在巴勒斯坦一侧。随后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以色列占领了东耶路撒冷。在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占领了耶路撒冷全境,并开始大规模驱逐巴勒斯坦人。

 

1980年,以色列宣布耶路撒冷为“永远的和不可分割的首都”,但未获国际社会认可。1988年,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宣布耶路撒冷为未来的“巴勒斯坦国”首都。

 

至今,耶路撒冷依然是巴以冲突的核心。

 

2

 

在一个晴朗略有薄雾的早上,我们登上了橄榄山。

 

 

耶路撒冷全景。近处是墓地,远处是老城。

 

极目远眺,耶路撒冷老城像一副立体的画卷,在我们眼前徐徐展开,灰墙金顶的萨赫莱清真寺在圣殿山上闪着光辉。与它相比,旁边黑色圆顶的阿克萨清真寺就像是一个不起眼的孩子,委屈地蹲在角落里。

 

 

右边是萨赫莱清真寺,左边是同样著名的阿克萨清真寺

 

在我们的脚下,是历代犹太人的墓地,层层叠叠,梯田一般从橄榄山顶斜铺而下。一块块朴实的墓碑静静地躺在那里,似乎暗示着它们的主人也都曾是一个个普通的人。墓碑据说有7万多块,都朝向圣殿山的方向。

 

 

7万个坟墓,都朝向圣殿山的方向。

 

在日本电影《望乡》中,那些被骗卖到南洋的日本妓女,遭遇了祖国的欺骗和背叛,遭遇了亲人疏远和抛弃,万念俱灰,以至于在死后决绝地把坟墓背向故乡的方向。

 

但在这片墓地上,那7万多块墓碑都不约而同地朝向圣殿山,即便山上那座宏伟的建筑早就已经不是他们辉煌,而是异教徒的神庙。据说,这片墓地曾经多次遭到破坏,那些平整的墓碑被当做现成建筑材料砌成了围墙、盖成了房子,但只要犹太人一回到这片土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修复这片墓园。因为这里是埋葬他们先祖的息灵之地,因为这里是纪念他们民族顽强精神的丰碑。

 

3

 

我们从橄榄山的山顶沿山路步行而下,来到了山脚下的万国教堂。

 

 

万国教堂

 

万国教堂兴建于1919年至1924年,因收到许多国家的资助而得名。万国教堂是一座具有多个穹顶的拜占庭式建筑,内部高大而华丽,穹顶上装饰了夜空星辰的天顶画,柱间梁也镶嵌了金色的彩绘。

 

 

万国教堂的穹顶

 

祭坛的前面,有一块大石,据说是耶稣被捕前夜进行了三次祈祷的地方。据说耶稣曾在这里向父神祷告,愿意奉献出自己,为全人类背负罪债的苦难。

 

 

耶稣祈祷之石

 

4

 

万国教堂之后,我们来到大卫王墓。大卫王墓位于耶路撒冷老城南侧的锡安山上。锡安,在古希伯来文中有“避难所”或“圣殿”之意(电影《黑客帝国》中人类最后的避难所就叫“锡安”),在犹太教经典里是耶和华居住之所,据说也是耶和华敕封大卫王的地方。

 

大卫王是犹太人最著名的英雄和君主,扑克牌里最大的黑桃K,佛罗伦萨执政者广场上米开朗基罗的不朽名作,都是他的化身。

 

传说中的大卫王本是一个放羊的孩子,在犹太人与世仇菲力士人的一场战争中,因为击败了巨人哥利亚而成名。此后,大卫虽然遭到扫罗王的排挤、打压和迫害,但他最终成为了以色列的王,并建立了耶路撒冷。

 

 

大卫王墓外的回廊

 

大卫王的墓地是一座逼仄的石室,分内外两间,外间摆放着装满犹太教典籍的书柜,一个黑帽长胡须的拉比坐在椅子上正在诵读。内间出于男女分开瞻仰的需要,被屏风分隔成两部分,大卫王的石棺摆放其中。我进去的时候,一名犹太男子正在祷告,他向隅而立,身体随着祷告声前后轻微摆动,十分投入,仿佛已经游离于世界之外了。

 

 

大卫王的石棺与祈祷的信徒

 

5

走出大卫王墓,穿过最后的晚餐发生地最后晚餐楼,我们终于来到耶路撒冷老城之下。回首望去,橄榄山上的墓碑层层叠叠、绵延而上,主哭堂的蓝色圆顶在其中若隐若现。

 

据说当年耶稣骑着驴驹,在信众的护卫下进入耶路撒冷。行至此处,耶稣忽然恸哭起来,因为他看到了未来2000年中犹太民族即将遭遇的苦难,看到了这座美丽的城市即将在战火中化为灰烬。

 

 

主哭堂。外形像一滴巨大的眼泪,屋顶四角装饰着四个小小的瓶子,象征着耶稣的眼泪被盛装在其中。

 

教堂的正面,是一扇花窗——盛着眼泪的圣杯,波浪形的荆棘,一个黑色的十字架被框在长条形黑框的正中央。透过花窗,耶路撒冷老城和圣殿山尽收眼底。

 

 

主哭堂的花窗。十字架旁的金色圆顶就是萨赫莱清真寺。

 

我在想,如果现今耶稣重临此处,看见眼前的景象,他是会为耶路撒冷今日的繁荣似锦开怀而笑?还是会为在大卫圣殿废墟上建起的异教徒神庙悲愤而哭?

 

但无论如何,耶路撒冷就像它的名字一样【1】,既是一份遗产,又是一块基石,只不过这份遗产中所留存的并不只是财富,这块基石上所建立的也并不单单是荣耀,而是一份份期盼和平的朴素心愿,是一颗颗向往和平的纯洁心灵。

 

也许,只有全面、长久的和平,才能真正拭干基督的眼泪,让他绽放真心的笑容吧。

 

注释【1】耶路撒冷名称的由来:

 

耶路撒冷名称的准确来源尚无法确定。

 

在希伯来语中,Yelushalaim这个名字可以理解为yelusha(遗产)和shalom(和平)的合成词。

 

另一个比较普遍的解释是它将《圣经》里两个城市的名字结合在一起:耶布斯(Jebus)和撒冷(Salem,意和平)。耶布斯的意思是基石或者城市,撒冷为和平。

 

小贴士【钱】:

 

以色列的货币叫新锡克尔,约旦货币叫第纳尔,不过两国均通用美元。不过在实际使用中,建议把大额美元兑换成当地货币,因为一般店家美元数量有限,找不开大额美元,当地人的计算能力又比较低,用当地货币找给你的计算量太大,他们吃不消——我就亲眼见一位当地大姐,计算7折的售价时,用计算器先把售价乘以30,再除以100,然后把得数记下来,再用售价去减,中间还输错了一次,搞得复杂无比。我把心算的乘以0.7的售价给她看,她还不信,搞得我也挺郁闷的。

 

不过一般来说,两国均不需要大量现金。我们在以色列就换了100美元(合380锡克尔),在约旦就没换,一直花美元来着(主要是小额美元带的比较充足),建议1美元面额的带上二三十张,各种消费就全够了(不过肯定有点汇率损失)。

 

纪念品方面,以色列的死海泥护肤品据说不错,椰枣和鹰嘴豆酱也可以带一点。工艺品方面,死海周圈有好多马赛克画,挺有特色,不过看着粗糙,也重,我就没买,至于其他各种中东风格的工艺品,国内也有,而且货摊上那些说不定也来自福建。我在死海泥专卖店买了一个冰箱贴,透明拖鞋里面装着沙子,满心以为是死海的沙子,结果翻过来一看——made in taiwan

 

 

装着“死海沙子”的台湾产冰箱贴

 

重点要推荐一下以色列的钻石。犹太民族因为常年颠沛流离朝不保夕,身边都喜欢携带高额珠宝,所以他们的珠宝加工技术也是世界一流的。在以色列买钻石,价格比国内要便宜,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的切割技术实在是太好了,同样的石头,切出来的成品比我在其他地方看到的要闪得多。

 

2016825日于北京海淀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