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师徒反目!谁之错?

师徒反目!谁之错?

 

最近两个月的江湖,是沸腾的江湖。

 

宝宝撕马蓉,郎教授撕小三,德云社师徒互撕,三大撕逼事件替次而来,一撕猛过一撕,一事狠过一事。

 

各路明星大V纷纷站队,各派粉丝水军纷纷上阵,金鼓齐鸣,刀光剑影,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可怜江湖,无风尚有三尺浪,又如何禁得住如此三阵妖风?一时间腥风四起哀嚎满地。

 

这三大撕逼事件里,我觉得最可怜最莽撞的当属宝宝,最精彩最无耻的当属郎教授,而最无奈最惋惜的当属德云师徒。

 

本来应该最亲密的二人,如今因为某些外在原因反目成仇、反戈而击,恩情、亲情荡然无存,未免让人唏嘘。

 

谁对谁错?

 

很难说。

 

我跟几个朋友讨论过这件事。浅表一点的说这是恩怨情仇情感冲突,深刻一点的说这是熙熙攘攘利来利往;商业一点的说这是分赃不均引起的忘恩负义,社会一点的说这是契约缺失带来的信任崩塌。

 

其实,这是一场源自边界和规则模糊所造成的悲剧。

 

中国是人情社会。自古以来,人情大于法理,人情大于道德,人情大于秩序,人情大于正义。

 

韧如蛛丝的人情脉络织成一张大网,覆盖了整个社会,让覆于网底的我们千年以来听不到什么是正确,看不见什么是真理,更丧失了主动思考和独立思考的能力。

 

中国古代人情中,最大的是忠孝。君权、父权、夫权个个大于天,构成了封建统治的思想基础。

 

所谓“子告父母,臣妾告主,非公室告,勿听”,家长刑杀子女奴妾,司法机关不予受理,反而“告者有罪”——纲常之下,即便杀人,也由刑事成了家事。

 

近百年来,西方思想涌入,个人至上,我们的价值观似乎又完全颠倒,只不过并不彻底。

 

年青一代们一方面崇尚思想的解放和行为的自由,另一方面又畏惧艰苦的奋斗和经济的独立;一方面拒绝父母长辈的思想灌输和行为控制,另一方面又迫不及待地啃老。

 

无论父母,还是子女,在如此霸道、如此矛盾的思想之下,又能有什么明确的交往界限,又能有什么可供形成共识和共同遵循的交往规则?

 

其实,不管是东方的三纲五常,还是西方的独立自主,都很难说是完美的人际关系。因为还需要一条最重要的边界和规矩——边界之外,你好我好大家好;边界之内,则是赤裸裸血淋淋的意识形态和经济利益的厮杀。

 

所谓“蛋壳般脆弱的五公尺外,狂风暴雨的五公尺内”【1】,就是如此。

 

当爹妈的,不能因为你生了孩子,就把他当做自己的附属物品,把他搓扁了再拍圆;当子女的,也不能因为有了父母的爱,就安心宅在家里,啃到老爹老妈骨头渣子都不剩;当丈夫的,不能因为赚钱养了家,就把老婆呼来喝去,当做生殖机器和免费长工;当妻子的,也不能因为家务孩子上多付出了一些,就因为“包”治百病而天天生病,把老公当做提款机和造币工厂。

 

尽了你的义务,享受对等权利,这是人与人交往的边界,也是人与人交往的规矩。此乃天经地义之事,多一分要求,都是贪婪和僭越。

 

以爱为名,以道德为名,以传统为名,以先进为名,让对方屈从于自己的思路和安排,形同绑架。

 

亲如父子,爱若夫妻,亦是如此。

 

说回德云社。

 

作为郭大班主。既然收了孩子学费、餐费、生活费,那你们就是简单的师生关系。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学费收到了,学生学会了,你的权利和义务就同时完结了。以后学生一如既往地尊重孝敬,说明他有人心会做事;以后学生咫尺天涯,老死不相往来,从法理道德上也无可挑剔,毕竟公平交易,大家两清。

 

所以扯什么“儿徒”、“三节两寿”、“三年学艺五年效力”那一套封建道门的方式未免太落后了一点。孩子跟你学能耐是给了钱了,没签卖身契,后来利益谈不拢一拍两散,也是合则来不合则去。况且即便是亲爹,也只能解除关系,没听说把名字也收回的。何必学的跟李靖似的,逼死了孩子还要拆庙?

 

作为曹云金。师父看不上你,对你不好,从你的自述来看,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什么没早走?无非是看中了德云社的发展前景,无非是翅膀不硬还想借一借师父的腕儿,那受师父剥削就是应有之义。既然选择了这种没有契约精神的社团,那现在就别叨叨自己当年多委屈。自己约的炮含着泪都得打完,更何况人生选择?

 

现在既然早就低调淡出了,又何必在乎什么开革不开革?所谓“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之语,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又何须分辨?更何况也没见那个真正“逢难变节”的出来说话,你又装的哪门子红缨枪?现在发个几千字的长文,历数了师父七大罪状,倒是把“欺师灭祖”四字落了个十成十,何苦来哉?

 

所以,这俩人最早的自身定位就都有问题,边界不清规矩混乱,所谓师不师徒不徒、父不父子不子,既不传统也不现代,即没东方神韵也没西方精髓。结果弄到现在人伦颠倒,纲常紊乱,就一点不足为奇了。

 

这就是人情社会的弊病。感情好时,蜜里调油,不分彼此,该说清的也不说清;感情差了,翻脸成仇,秋后算账,想说清的也说不清了。

 

所以,莫不如制定规矩在前,划分边界在后,大家有章可循有法可依,在规矩中快乐地玩耍,在边界外愉悦地相处,即便有一天曲终人散了,也能欣悦望着对方的身影说一声“山高水长,一路走好”,而不是恶狠狠地说什么“江湖路远,不必再见”。

 

PS

 

我是比较资深的相声爱好者,现在硬盘里还存着十几个G的相声影像资料,除了马三立、刘宝瑞等大师之外,德云社的最多。我大概05年就开始听德云社(那会儿还不叫这名字),确实喜欢,功夫好、作品也好。现在搞成这个样子,好演员“死走逃亡”,好作品没了,各种负面新闻一大堆,确实唏嘘。

 

虽然诸行无常盛者必衰,但想必因果也一定存在。

 

注释【1】:

 

蛋壳般脆弱的五公尺外,狂风暴雨的五公尺内——来自九把刀小说《都市恐怖病系列之冰箱》里女主角婷玉的超能力。

 

201697日于北京海淀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