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你对自己狠一点 世界就对你好一点

你对自己狠一点 世界就对你好一点

 

1

 

结婚之前,浪君的老婆是个吃货。

 

每次单位聚餐,别人都开始抽烟聊天了,她还在不停地吃吃吃;很多时候大家都起身离席了,她还在对盘子里没吃完的大闸蟹恋恋不舍。

 

赶上我们稍有点钱,跑出去改善生活的时候,她的筷子一定要比我放下的晚;那会儿因为穷,我们点餐的时候一般都点得刚刚好,偶尔有俩糟钱儿多点了一个菜,最后也一定是“刚刚好”。

 

她啃羊腿的时候一定会上手,吃肘子的时候一定会把肘子皮包圆儿,她痛恨一切浪费美味的行为,并对一切拥有优雅进餐姿态的女人嗤之以鼻,“假”、“装”、“扭捏作态”是她使用频率最高的评价。

 

我很喜欢她这种样子,透着一种自然和真诚,而且我一直很坚定地认为,能够认真对待食物的人也一定会认真地对待人生。

 

不过这一切在她生完孩子之后走到了尽头。

 

她忽然就开始觉得自己胖。

 

虽然在我眼里,她其实怀孕前后并没有多大变化。即便有一次我给她的“公主抱”失败了,把她狠狠地摔在了沙发上,那也是因为我怂,不是因为她胖。

 

不过她并不认可这种解释,而且她一直认为我经常强调的“不胖,刚刚好”是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是破坏她形象、阻挠她成为“大众情人”的阴谋。

 

她以“汽油太贵,开车太累”为理由,每天开始步行上下班;她以“中午单位饭好吃,一没留神吃多了”为理由,把晚饭简化到几乎等于零;她以“强身健体,保卫自己”为理由,每天晚上慢跑一小时;她以“睡觉时间太长会头疼”为理由,每天就睡5个小时……

 

她一直坚持到现在。

 

她用一种可以说是残暴的方式来对待自己,效果很明显,我也很头疼——因为总要担心她因为营养不良在外面晕倒。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对她好一点——对自己都能这么狠的人,如果哪天得罪了她,恐怕我得死无葬身之地吧。

 

2

 

浪君有个儿时玩伴,从小就与众不同。

 

我们的早晨都是在与家长的各种软磨硬泡、明争暗斗中度过的,但他不是,闹钟一响,腾地起床,先来5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再说其他。小小年纪就一身腱子肉,外加8块腹肌,一到夏天就光着膀子到处给我们添堵。

 

冬天我们都穿得跟个球一样,可他妈似乎就从来不觉得他冷,东北零下20度他照样耍单儿,穿条加厚的运动裤就上学了,为了缩短跟冷空气的接触时间,他干脆跑着去。

 

最关键他学习还不错,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对于这么一个自小就讨厌的“老谁家那小谁”,我们毫无办法,打是打不过的,毕竟那些晃眼的腹肌和腱子肉在那摆着呢。我们只好冷嘲热讽地污蔑他脑子有病,专门爱跟自己过较劲。

 

但是他跟自己的较劲”最终产生了效果,高中的时候,他已经是国家二级运动员,高考加了好多分,上了非常不错的大学。

 

后来听说他在大学期间继续自己的较劲之旅,甚至犹有过之,除了上课打工,能学的全学,一副把自己往死路上逼的劲头。

 

当我们窝在宿舍里打升级的时候,他考过了GRE;当我们陪女朋友转着操场压马路的时候,他学会了交谊舞;当我们跟舍友喝着啤酒坐在楼顶上吹牛逼的时候,他用自学的FoxPro编写了一个游戏;当我们为了避免补考拎着茅台在老师门口逡巡的时候,他开了股票账户并且赚了一大笔……

 

我听说他最后的消息是在5年前,据我妈说他去纳斯达克敲钟了,而且我妈还很有求知欲地问:“那个叫什么克的庙一定很灵吧?他都去敲了好几次了,咋还老去呢?”

 

我无言以对,只好用北京潭拓寺新年第一响钟声拍卖了88万的事吓唬老太太。

 

现在我就担心哪天我妈突然说:儿子,妈也攒了点钱了,你看那个什么克,咱能去一次了不?

 

3

 

作为普通人,我们对自己总是狠不起来,因为随波逐流是我们的天性,寻求舒适是我们的本能。

 

我们也知道穿越荆棘之后的花海更美丽,也知道无限风光在险峰是真正的道理,我们也想抵达诗意的远方,但我们从来也没能抵御住眼前的诱惑——

 

这蛋糕真好吃,再吃一块不要紧的吧;今天真的好累,一天不跑步没关系的吧;再抽最后一根,之后一定戒烟……

 

诱惑的强大就在于它近在眼前、触手可得,远方的弱小就在于……它实在是太他妈远了……

 

我们也能做到对自己狠一点,但是三天五天可以,一月两月凑活,时间再长呢?我们筋疲力尽,而远方的目标依然在那里微弱地发光,丝毫没有靠近的迹象。此时,惰性就成长成一个黑洞,吸掉我们身上一切正能量的东西。

 

想改变这种情况,一是必须时刻警醒自己:

 

我们不妨在自己的头顶悬起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每天早上看一看;我们不妨在自己眼前吊起一枚苦胆,每次饭前舔一舔。

 

我们要善于辱骂自己:你就是个一无是处的死胖子!

 

我们要善于调侃自己:你就是30岁的人60岁的心脏!

 

我们要善于威胁自己:想想你的肺!你还想活着领到退休金吗?

 

自我警醒的关键不在于强度,而在于频率,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把目标贴在墙上、放在手机背景上、放在电脑屏保上?

 

就是为了随时都能看到。对自己的时刻警醒是我们长期坚持下去的原动力。

 

想改变这种情况,二是要建立一套有效果的反馈机制:

 

你在什么时候减肥的动力最强大?

 

不是你突然在镜子里看到一个猪头的时候,也不是你忽然发现自己的裤子全都紧了的时候,而是你在坚持一段时间的减肥之后,突然窜出一个人来特别真诚地对你说:“哎!你最近瘦了哎!”

 

这时你会觉得自己的方法非常得当,这时你会觉得自己的付出有所回报,最重要的是,你会发现过去自己对自己的一切凶狠和逼迫,都是值得的,而且应该坚持下去。

 

一套频率适当、触动内心的反馈机制是我们能够坚持长期“自虐”的保障,通过一些真诚得体的夸奖或者自我暗示,我们会品尝到甘甜,会觉得离远方的目标又进了一步,会觉得自我逼迫也并不完全是一件苦差事。

 

无论是自我警醒还是建立反馈,其实我们的最终目的都是要树立自律。自律是人类最可贵的品质,可贵之处就在于它的稀缺和难得。建立自律是一个漫长而又痛苦的过程,因为它需要不间断地与人性的本性进行斗争。

 

我们都希望自己能够像婴儿时期一样,稍微一哭就有奶瓶送到嘴里,稍微不高兴就有人抱起来唱歌——世界因我而动,感觉真好!

 

然而世界毕竟是冰冷的,我们在婴儿时期所感受的温暖,只不过是世界为了诱惑我们参与游戏所构建的假象。温暖终会褪去,假象终会破碎,而我们也不得不把在婴儿时期形成的认知一层一层地从心里撕裂下去,这就是成长的真相。

 

但世界也毕竟是公平的,等价交换就是世界运行的铁律。在我们不断成长的过程中,我们越自律,世界越明亮;我们对自己越凶狠,世界就对我们越友善。

 

当我们以自律为方式,以自我逼迫为代价,一步一步穿越荆棘、登上顶峰,世界就会把自己横陈在我们眼前,并露出灿烂的笑颜。

 

2016920日与北京海淀



推荐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