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雇佣人生》:摧毁世界观的七分钟

《雇佣人生》:摧毁世界观的七分钟

有这样一部短片,只有短短的七分钟,却席卷了世界上102项大奖;全片没有一句对白,却能让你你进入深深的思考——这就是2008年于阿根廷上映的动画短片《雇佣人生》。

 

 

 

影片开始。一个造型奇特的闹钟响起……

 

 

 

一个面貌普通毫无特点的秃头香肠男从睡梦中醒来……

 

 

 

接下来画风一转,一个人形落地灯突然出现,古怪的造型引起了我极大的不适……

 

 

 

原来秃头家里的所有家具都是活人组成的——镜子、桌椅、吊灯、门口的衣帽架子……他们面无表情,只是偶尔眨下眼睛(注意那个吊灯,我很好奇这人怎么上去的,又挂在哪里?)……

 

 

 

秃头出了门,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由活人组成,出租车、红绿灯、电动门甚至电梯的配重……

 

 

 

秃头上了电梯,在杂物柜放好公文包和外套……

 

 

 

来到办公室门口……

 

 

 

然后了下去……

 

 

 

原来他也不过是个脚垫而已……

 

 

 

影片结束。  

自从我们踏入社会,就时刻处于雇佣之中,受别人雇佣,雇用别人,或者两者都有。

 

我们在这种关系中获取生存资源,同时贡献时间和劳动,以创造价值;我们在这种关系中获取社会认可,同时不断地拾级而上,以期获得更大的展示平台——可以说,雇佣关系构成了社会的根本,是社会协作建立的基石。

 

雇佣关系的美妙之处在于,它让一切“眼前的苟且”变得理所应当,让我们的低质化生存变得顺理成章。我们早九晚五,我们两点一线,我们时时刻刻用生存的重压为自己开脱——我搬起砖就没法抱你,我放下砖就没法养你——我们在雇佣关系里里,忙碌于生存本身,我们只有生存和更好地生存两种状态,却逐渐忘却了生存和生活的差别,也忘却了人生的真正意义。

 

——在影片中,我们听不到一句台词,我们看不到一个表情,所有人都沉默、木讷、机械、刻板。他们是砖、是瓦、是家具、是出租车、是电动门、是红绿灯,就是不是人类,这就是我们目前的真实写照。

 

雇佣关系的美妙之处在于,它会让我们获得一种虚幻的成长——加薪、升职、创业、竞选获胜……我们似乎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似乎越来越靠近世界的中心,我们不断踏上更高的平台,以为自己越来越强大。但实际情况却是,一山还有一山高,等我们总有一天爬到尽头,觉得自己终于可以俯瞰整个世界时,头顶上依然踩着他人的鞋底。

 

——在影片中,主角出门之前就已经有7个人为他服务,应该算是通过自身努力获得一定社会地位的体面人了,然而他却依然逃脱不了做一只脚垫的命运,这充分印证了那句著名的话:“很多时候,你不努力一下,都不知道绝望是什么?”

 

我们在日复一日的生存中变得“苟且”,我们在永无止境的“成长”里变得虚幻。

 

我们上一次的开怀大笑是什么时候?我们上一次的嚎啕大哭在何种场合?我们上一次的心灵感动发生于何种境况?我们上一次的善良、上一次的柔软、上一次的淋漓尽致、上一次的仰天长啸……都淹没在时间的哪里、空间的何处?

 

更可怕的是,我们还试图把这一切传给下一代。我们重视孩子的学习成绩超过他的心理健康,我们给孩子报补习班的兴趣远远大于带他去游乐园。

 

我们对孩子说:好好学习,将来才能找到工作。我们对孩子问:成绩多少,考第几名?我们对孩子吼:考这么差,再这样你就滚出这个家!我们对孩子哭:都是为你好,你怎么就不理解我的一片苦心呢?

 

我们发明了一种新型的雇佣关系:我们提供衣食住行,孩子负责学学学学。

 

我们用教育扼杀孩子的天性,我们用前途迷惑孩子的认知,我们在孩子最纯真、最自然、最充满无限可能的时候对他说:

 

趴到那里去,你是一张脚垫。

 

PS1

 

说实话,不太喜欢写这种纯发泄的东西,总觉得没有任何帮助,大段的排比句子和段落感觉就像老八股。但是很多事情是没有也不可能有工程学的解决办法的,所以发泄一下,之后该干嘛干嘛,也是一种选择。

 

PS2:

写几句不着调的短评:

1.片中的主角即便是一只脚垫,也要刮过胡子、打上领带,衣着整齐体面地出门,这部片子再次强调了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即便是做脚垫,也要做最干净、最神清气爽的那只。

2.片子中的各种设施虽然都是人类,但按照体型分工不同——孩子做椅子、女人做挂架、瘦子做信号灯、高个子做大门、大胖子做电梯配重……这说明每个人都有合适的位置,了解自己才能更好地嵌入社会;更说明一个高效运转的社会,能够容纳各种类型的人,让每个人都人尽其用,才能效率倍增。

3.片中的人类只能做一些支撑性的设备,架子、椅子、桌子、垫子等等,但是核心还不能取代,比如灯泡、镜子、闹钟这些超出人类物理机能的部件,所以人类应该认识到自己的极限,充分利用世界、善待世界,世界才会回馈人类最美好的未来。

4.片中出现的所有人都在进行一种简单重复劳动,而且人力资源浪费很多(桌椅用3个人、大门用4个人,脚垫都得用1个人)。这部片子直接地讽刺了国有企业和各种体制内单位的人浮于事、机构臃肿。

5.欢迎补充……

  

2016926日于北京海淀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