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这是我的错,但我不想改

这是我的错,但我不想改

昨天刚写了关于信任的文章,今天就被啪啪打脸。照了下镜子,两颊红肿高大,猴子屁股一般,就像有人刚刚抡着鞋底子对着我左右开弓:“让你小子不听话!让你小子吹牛逼!”
 
一切灾难的源头都出自一篇文章《罗一笑,你给我站住》。
 
说实话,我自觉得还算比较理智,想了半天,只给了赞赏,并没有转发(我自觉得我的信用背书比那两个赞赏值钱得多)。倒是后来考虑了一下,转发了“钱够用了”那篇。刚才看了一眼,作者已经给删除了。
 
不过终究还是不太舒服——倒不是钱的事,而是觉得自己的一颗善心掉在了粪坑里。
 
这次事件的过程可谓精彩纷呈,反转再反转,丝毫不拖泥带水:深圳社保说根本没花那么多钱,我们还给报销一大部分;知情者说老罗同志三套房子两辆车,孩子他妈小三上位;营销方面“小铜人”说三套房子两套不能买卖,房租按揭对抵,一辆破车值不了一万块……
 
信谁呢?
 
无所谓,可以谁都不信。
 
因为我们其实也并不能算是完全受骗,毕竟孩子的白血病是真实的,而孩子父亲是否有资格接受帮助则是一个非常见仁见智的问题。
 
我们之所以不爽,在于两点:
 
一是孩子的父亲编造或者隐瞒了自己的经济状况,同时夸大了医疗费用,这让人怀疑他的人品。我们认为他有能力给孩子治病,可是他没有,而是转身去向一些经济条件可能不如自己的人求助,让人齿冷。
 
二是我们本来以为在献爱心,谁知却陷入了一场营销。营销本来没什么,但利用一个五岁孩子的病情去营销,其中还有孩子父亲的首肯和推波助澜,还把所有参与者都蒙在鼓里,这确实让我们感觉又一次刷新了道德的下限。
 
至于孩子的母亲是不是小三上位,个人倒是觉得无关紧要,毕竟与此事无关。
 
如今,事件逐渐水落石出,有关各方都已经在发声,或自证清白,或大声喊冤。不过我倒是不太关心了,我更关心的是网友们的反馈。
 
果然,“不会再爱了”、“不会再捐款了”占了相当数量,甚至有知名公号出来赤裸裸地说:“蠢,才是恶的最大帮凶!”
 
我们蠢吗?
 
我不这么认为。
 
我们是善良。
 
虽然我们并不足够聪明,能够识破世界上所有的险恶,但我们的良心却依然如故;虽然我们怀揣满满地善意去直面这个世界,却总被世界迎面一记直拳,打得鼻子流血、眼睛发酸,但我们依然保持微笑。
 
因为这是我们所受的教育,和我们同样善良的父母、同样善良的师长,以及从小到大遇到的、所有同样善良的人们给我们的熏陶。
 
不再爱了?
 
没有必要。
 
这一次,我们很多人感觉就像是吃了个苍蝇——对于我们这样的善良人来说,吃苍蝇是经常发生的事,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在第一时间,都一厢情愿地相信那是一颗炸糊了的花椒——但又如何呢?刨根问底地去研究苍蝇从何而来?开膛破肚地把它拿出来?从今以后把饭戒了?
 
不值得。
 
这个世界有黑有白,更有五彩斑斓,因为身处寒夜就认为黑暗理所当然,就闭上了寻找阳光和色彩的眼睛,此乃因噎废食,仁者不屑,智者不取。
 
有人引用杨朱的话“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以此证明冷漠的必要。
 
我不同意。
 
我虽然也认为人性本恶,也认为人应该更聪明一点,也认为所有人都做好自己的事就会世界大同,但我并不认为所有人“一毛不拔、天下不取”会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是对世界的冷漠,而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因为如此,你就切断了与世界沟通的渠道。
 
我们毕竟都是身处协作之中的,我们每天都需要向外释放情绪,或好或坏,或善或恶,或棉若春光或坚若寒冰,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接受来自外部的反馈,否则我们的生存将无法保障,我们的社会也无法进步。
 
在这个过程里,或许会受骗,或许会受伤,或许会受害,或许看到世界丑陋的嘴脸。
 
但正因为烽烟漫天,才凸显了阳光的价值;正因为人性本恶,才凸显了善良者的可贵。
 
我们应该做的,是时刻散发爱的辐射,是让善良成为一种传染,是用我们每个人明灯驱走恶的黑暗。
 
这会是一场战争,而每个“不再爱了”的人都会变成逃兵,要么投进冷漠者的怀抱,要么加入恶行者的阵营。
 
或许,旁观的冷漠者和敌对的恶行者会越来越多,多到整个世界变成饿鬼的餐盘和修罗的杀场。
 
但即便我们战败了,满世界的眼珠都变成了绿莹莹的颜色,我们也要穿过豺狼,昂首走向刑场,因为这是光明赐予我们的骄傲。
 
错了?
 
或许。
 
改吗?
 
不改。
 
2016年11月30日于北京海淀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