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我很庆幸,我不是大V

我很庆幸,我不是大V

昨天写了《这是我的错,但我不想改》,不出所料,有点小小争议。

 

今天早上翻公众号,看到各路大V的意见倒是比较一致:

 

有人说,低智商的善良不如高智商的冷漠;有人说,圣母的G点,是骗子永远的战场;有人说,骗子热衷的,不是爱心有余的生母,而是智商欠费的傻逼……

 

倒是凤姐的一篇《我要对嘲笑善行的人竖个中指》,观点独特,文风比较清奇。

 

分析一下这些大V的思路,无非几点:

 

首先,人家都是成功人士,忙得没时间转发这种“爱心泛滥”的东西,因此也就不会受骗。没有受骗,自然就有了智商上的优越感,就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嘲讽那些受了骗的“愚民”。

 

其次,大V们作为内容生产商,必须的让自己在见识上、在智力上高人一等,否则文章谁看?但要说他们都是真正的绝对理智型精英,我也是不信的——有那个水平还码字赚钱?早跟冯唐一样搞金融去了。但对于大V们来说,这是饭碗,不这么写是不可以的,毕竟关注和打赏的数目骗得了旁人,骗不了自己。

 

最后一点,就有点胡乱猜测和“小人之心”了。这些大V们的起家,基本都是靠互推,你说我好,我说你强,不管是不是真有水平,真要粉丝够多,就可以互相说好话,最后WIN-WIN。这就带来一个问题,一个大V发了声,其他大V即便有不同观点也不敢写了,写了就是撕逼,就是不讲义气,毕竟这些大V在网络世界里都是“腥腥”相惜的“朋友”,为个观点的事掰了交情不值得。好在热点有的是,文章也可以无限量生产,而且大V们身经百战,无论是不是自己认同的观点,都能写的逻辑缜密、文采飞扬。

 

所以,每当我看这些人的热点文章,都会产生一种错觉,好像这些大V都是一个妈生的,三观契合度之高,简直就像是一只一个脑袋一万只手的怪兽,无论怎么敲击它面前的一万只键盘,最后在显示器上的都是同一句话。

 

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远在美国的罗玉凤反倒能够发出不同的声音——并不是发达资本主义如何提高了她的素养、涤荡了她的灵魂,而是她没有生长在我们这一片土壤里。

 

回到我对这次事件的观点。

 

老罗可恶吗?可恶。

 

但毕竟他的孩子得了白血病,关心则乱。我试问自己,如果我遇到这种情况会不会做出同样的选择?答案是有可能。如果能通过社会的力量,既解决了问题,又保住了财产,何乐而不为?老罗很自私,但如果通过这件事就说他罪大恶极、活该枪毙,我觉得也有点偏颇。

 

小铜人可恨吗?可恨。

 

但毕竟他的初衷是给朋友帮忙。我也想过,如果有一天我坐拥粉丝百万,有亲戚有发小找到我,给产品打个广告、给孩子做个募捐,我会不会做?答案也是有可能,而且我也势必不会提前把产品的证照批文查个底掉,或者让孩子父母提供公正后的资产证明。

 

老罗和小铜人错是错在,他们的动机并不纯净:

 

老罗之所以不通过合理方式众筹募捐,估计是一方面是害怕审查没法通过,另一方面又想保住自己在公众号上营造出来的个人形象,典型的想要钱又怕钱烫手;

 

小铜人则是拯救患儿和吸引粉丝两种动机二合一,试图一箭双雕、两全其美,至于两个动机哪个在先哪个在后,两个目标哪个为大哪个为小,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知乎上有一个很著名的提问:“正确地做事和做正确的事哪个更重要?”

 

这次的事就是一个很接地气的回答:不按照正确的方式做事,你恐怕也很难做出正确的事来。

 

至于那些说老罗和小铜人伤害了大众向善的心、打击了大众今后参与社会援助的积极性的看法,我原则同意,但并不完全认可。

 

就像我的粉丝“辣妈”所说:

 

善良确实经常被利用,自古如此,一切利用人们善良的行为绝对不会明天就消失殆尽。所以,世界还是世界,我们依旧善良。因为,这善良,不是可以说改就改,说丢就丢的。

 

的确如此,善良是一种选择,就像冷漠也是一种选择,既然选择了,就没有轻易丢弃的道理。

 

这次的事件就像是“扶老太太”事件一样,或许会让我们更聪明一点,更能够看清人性中更深层次的恶,或许不会——但无论如何,它都不应该浇熄我们那颗向善的心。

 

下一次面对同样的事件,或许我们会更理智一点,更能够保护自己的心态和安全,或许不会——但无论如何,它都不应该截断我们那只伸向弱者的手。

 

最后,要对那些大V们说几句。

 

相对于事件,你们对于善良者的无情嘲讽,对于善良本身的破坏性更大。

 

嘲讽比安慰更出彩,嗤之以鼻比给出建设性意见更简单。

 

你们在秀自己智商上限的同时,其实也秀出了自己道德的下限。

 

你们总说,人生最大的悲剧是能力与理想的不匹配。但我要说,这个世界最大的悲剧,是掌握话语权者的地位与道德的不匹配。

 

智商很重要,善良更重要。有善良没智商可能会害了自己,但有智商没善良却一定会害了整个世界。

 

当然,我们都希望能够智善双修,这也是我们关注那么多公众号的原因,这也是我们用赞赏这种方式养活你们的原因。但很可惜,这种智善双修的道理和方法,并不是你们的嘲讽和嗤之以鼻所能传递的。

 

最后的最后,我很庆幸,我不是大V。我有自己谋生的方式,也有自己回馈社会的平台,所以我虽然也生长在这片土地上,却能够说出自己真正想说的话,而不用在乎掉不掉粉,或者其他人爱不爱听。

 

能够自由地、随心所欲地表达,就是世界给我这个非大V的最好的回馈。

 

2016年12月1日于北京海淀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