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这是一个儿童的世界

这是一个儿童的世界

中关村二小,海淀区一流二类小学,据“搜狐教育”统计,该校综合实力位居海淀区第8位。

前几天,一篇叫做《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的帖子把这所学校推上了风口浪尖,原因是一个孩子在这所小学遭到同学欺负,而家长在与学校沟通的过程中,对学校的态度非常不满。

据文章描述,欺负的过程是这样的:

上周四,课间操时,他一个人去卫生间小便,随后同班的两个男生跟了进来,一个堵在他所在隔间的门口大喊:“xxx我要打开门看看你的屁股!”

由于那个隔间的门锁坏了,儿子很怕,很怕那个一直找他麻烦的胖子会冲进来,他想要赶快尿完跑出去,就在这时,另一个男生从旁边的隔间扔下了一个垃圾筐,正砸在他的头上,尿和擦过屎的纸洒了他一脸一身。那两个男生见状,哈哈哈一阵嘲笑跑走了,全程不到一分钟,而就这么短的时间是没有其他孩子在场的,这是个只有他一个人的空档。

卫生间里又剩下他一个人,这时他开始哭了起来,他说自己太害怕了,一脸都是尿特别臭。因为很多男生淘气,经常会尿在垃圾筐里。

当他回家告诉我这一切时,孩子已经抖成一团,我想安慰他拉他去洗澡,他立即嚎啕大哭起来,告诉我他已经在学校用凉水冲了好久好久,已经没有臭味了。

11月的冬天,他用冷水一边哭一边冲头,之后只好用红领巾擦干,他怕被同学们发现而嘲笑他,他还要赶去操场上去检查做操情况,因为他是个体委。

从描述上推断,这个孩子遭受霸凌肯定不是第一次了,他已经很不幸地沦为了一些“坏孩子”的出气筒甚至是娱乐工具。

校园霸凌由来已久,比较早的描述可以参见《红楼梦》第九回《恋风流情友入家塾,起嫌疑顽童闹学堂》;校园霸凌范围很广,如果你关注美国和日本的文化作品,可以发现类似的情况车载斗量。

校园霸凌之所以如此广泛,是因为它源自于人类的动物性——几乎所有的哺乳动物都是通过打斗来学习生存技能,并以此区分强弱、确认阶层的。

孩子有孩子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恃强凌弱、尔虞我诈一样不缺,甚至由于缺少自律和他律体系,这些丛林行为的程度甚至比成人世界有过之而无不及。

心理学认为,人类在成长的过程中,往往是通过碰撞的方式来认识世界。在这个过程中,暴力的发生不可避免,这就决定了孩子对于力量的崇拜或者畏惧是一种必然。

真正的问题在于,因为孩子并不具备足够的思考能力来理解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什么又是正确的力量使用。

比如说本次事件中的小胖子和他的跟班。

如果你问他们为什么欺负同学,答案很可能是一些简单到可笑的“恩怨”,甚至仅仅是因为“看他不顺眼”。对他们来说,“我能够”就代表“我应该”,寻找乐趣并顺带展示力量比正确更重要。

这是一种被随意释放的基于力量的恶意。而这种释放的随意性将对他们的价值观产生深远影响。他们将对力量产生盲目崇拜,认为力量可以取代正确,甚至超越规则,从而陷入对力量的无休止的追逐之中——为什么小时候经常欺负同学的孩子,在长大之后融入主流社会往往比较难,很多甚至走上邪路?这就是因为他们对力量的认知存在问题,并没有得到及时纠正。

而对于受欺负的孩子,他在这场力量博弈中是比较弱的一方,所以他选择了依靠外力来解决问题。

这本来并不算错,但错在他选择的是自己的父母,而不是制定规则的学校和老师。这或许有一些深层原因,但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的胆怯,他丝毫不敢承受申诉失败的后果,所以直觉让他选择了更稳妥的一方。

而家长的强势介入则让这件事变得复杂起来。如果事情解决了,他会产生错觉,认为自己的父母比规则更强大,对父母产生无限依赖,成长成一个“妈宝”;如果事情没解决,他或许会失去一切安全感,变得更加脆弱和消沉(从文章的描述来看,这件事已经发生了,孩子已经产生了心理问题),长此以往,他就会变得过度敏感,对世界怀有戒心,甚至产生自闭等心理问题。

在这件事情上,个人认为,合适的做法如下:

第一,小胖子和另外两名同学的家长,应该配合学校,严厉纠正他们的行为,必须让他们意识到,在力量之上还有道德,道德之上还有规则,力量必须在允许的范围内运行,否则一定会受到惩罚。要让他们树立正确的是非观念,至少要学到对规则的敬畏。要知道,一味追逐力量者,最终毕将被更强的力量碾为齑粉。

第二,受欺负同学的家长,应该意识到孩子有孩子的规则,学校有学校的规则,其他种类的干预都是来自高纬度的,是他所不能正确理解的。这次的事件是你教会他运用规则保护自己,甚至是利用规则打击他人的绝好机会,不应该出于对孩子的心疼而放弃。要知道,你毕竟保护不了他一辈子,但是规则可以。

第三,对于学校,应该借机树立规则的尊严,让所有的孩子都明白,他们都在规则下生活,并同时受到规则的制约和保护。这不管对孩子的成长还是对学校的管理,甚至对于这些孩子长大之后组成的未来,都将产生有益影响。

其实,即便是成人的我们,也不过是处在一所大校园之中。在这里,霸凌每天都在发生。所以,有些人成了力量的崇拜者,无休止地追逐权势和财富,而有些人在遭遇欺负之后,不是运用规则,而是首先想到寻找更强大的力量去反制。

这是一个由孩子组成的社会,而我们不过是一个又一个心态不够成熟的大型儿童。

最后,祈祷心灵受伤的孩子早日康复,希望做错事的孩子早日悔悟。

2016年12月11日于北京丰台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