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垃圾人的对决

垃圾人的对决

2月18日,武昌火车站,一块钱,两条命。
不胜唏嘘。
现场图片就不发了,血腥之至,足以让你三月不“想”肉味。
一般发生了这种恶性事件,社会大众和各路媒体总是喜欢追问个“为什么”,于是政府躺枪,物价躺枪,警察躺枪,地图炮躺枪,阶层分化躺枪……一时间杀声四起、枪声大作,挨枪子儿的比被刀砍的多上几倍,哀鸿遍野、血流成河。
其实事情哪有那么复杂,需要用各种政治经济文化哲学历史地理等等理论去剖析、去解释?只不过是一件恶性犯罪而已,与这个世界上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恶性犯罪并没有什么不同,论性质恶劣不如美国人在学校里用机枪扫射,论血腥程度不如恐怖分子在伊斯兰国用弯刀斩首人质,论对世界的影响不如利比亚难民在瑞典德国强奸妇女+武装抢劫。
真要总结点什么,无非是那句老话: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精神病的,如此而已——好吧,最后半句是我加的,因为这次的凶手据媒体报道,是精神类二级伤残。
这件事说到底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巧合:一个想多收一两块的小老板,比拒绝后恼羞成怒,仗着地利想玩点横的,没想到对方“不是猛龙不过江”,乃是处于食物链顶端的“大人物”,于是被KO,无端丢了性命。
冤吗?难说。
说冤,毕竟宰宰客、欺负欺负外地人,罪不至死,更何况是形同分尸,死得如此之惨;说不冤,毕竟宰客在先、谩骂在先、动手在先,跋扈至此,也确实欠个教训,况且以一对三,太过不智,如果遇上的不是这样视人命如草芥的亡命徒,仅仅被暴揍一顿,恐怕也说不出什么,只能埋怨自己不长眼。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这样一些人,怒火来得比理智要快,肌肉动得比脑子要快,一言不合就想动武,既不在乎正确与否,也不顾及后果多大,把自己的牛逼看得比天还大。从以前的“你瞅啥?”“瞅你咋地?”,到现在的各种路怒和网络喷子,都在此列。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小时候身边的这种例子很多:
一群小痞子聚在一起吹牛,又来了一个,挨个发烟,发到最后一个,烟没了,于是“咋地?瞧不起我?”,于是“就瞧不起你咋地!”,于是推搡,于是拳脚,于是器械,直到其中一个大腿中了一军刺,流血过多,医治无效,另一个半年后在后脑勺上挨了一枪,才算落幕。
一根烟两条命,何其像也。
我们总说这个世界上充斥着各种垃圾人,也总在说要远离垃圾人,但其实最重要的,是让我们自己不要变成垃圾人,这大概有两个办法:
一是尽早实现一点“小目标”。
你大概很难想象王健林因为几块钱的事与人争执,几十万几百万恐怕都不太可能,那些在我们眼里足以引起重视、体现价值的金额,在他那里恐怕连屁都不算。这倒不是说人越有钱心态就越平和,而是说人越有钱,他的怒火就越值钱,越需要控制。
同样是发怒,人与人的成本是不一样的,所谓“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怒得如此可怕,自然需要慎重。我们虽然不是帝王,但我们最好也要厘清自己愤怒的成本,算算其带来的的损失,当你的“冲冠一怒”会造成几个月无法正常工作或者一个大的合作合同的丢失,相信你也会慎重。
二是给自己找一点“羁绊”。
举个自己的例子。
我以前是一个脾气有点爆的人,典型的路怒症,曾经跟用大灯晃我的车在高速上互相别了一公里,差点出了事故。转变源自有一次开车送孩子上学。因为让路的事我跟一奥迪差点动手,多亏老婆在旁拉住:
孩子在车上呢!
所谓“一语点醒梦中人”大概就是如此——我想在孩子心目中作为一个什么样的父亲而存在?这个一闪而过的问题让我大汗淋漓,于是扔下几句场面话匆匆了事。
所以你看,当你有了更重要的东西的时候,你原先的“快意恩仇”忽然就变得一点都不重要,一种莫名的“羁绊”忽然就“束缚”了你的手脚和怒火,让你回归冷静。这种“羁绊”有可能是亲人,也有可能是梦想——一个想要成为钢琴家的人,是永远不可能用他宝贵的双手去打架的——总之是你爱若生命、比你的情绪宣泄要重要得多的东西,把它们挂在心头,时时提起,平和必将因此降临。
这两种方法当然都是在“治标”,但我觉得相对于读上一百本佛经、坐上十个时辰枯禅之类的法子要来得直接一点。当然,真正的平和来自内心,没有恒定持久的修行不足以抵达足境。既然如此,就让我们寻找一些简便的法门,让自己避免成为一个垃圾人,从而避免与另外一些垃圾人之间产生“对决”。
2017年2月21日于北京海淀



推荐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