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高晓松是不是真牛逼?

高晓松是不是真牛逼?

瑞士 / 铁力士雪山 / 雪山脚下的小城 / 浪来浪去
 
在知乎上“高晓松这么牛逼为什么拍不出好电影?”这个提问的后面,除了一两个技术流的答案之外,其实大家主要的争论焦点,都在于高晓松是不是真的很牛逼。
 
正方认为,高的一首《同桌的你》能传唱20年,《晓说》和《晓松奇谈》点击量十几亿次,本人才华横溢、博古通今,当然牛逼。
 
反方认为,高在音乐方面一直在吃老本,初期之后鲜有佳作,两档脱口秀节目有大量错误,误人子弟,为人抛弃发妻、酒驾入刑,品质低劣,有点小才,算不得牛逼。
 
高晓松牛逼吗?
 
其实不好说。
 
因为在每一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一套牛逼体系,这个体系由领域和标准组成。
 
有些人觉得能扣篮很牛逼,有些人觉得会画画很牛逼,有人觉得会背唐诗三百首很牛逼,有人觉得能给素组高达做战损很牛逼……不同的领域,诞生不同的牛逼人物,但是在喜欢其他领域的人眼里,这些人物可能一钱不值。
 
标准则更是因人而异——1米50的姑娘,可能觉得1米70的小伙儿就很好了;但是在1米70的姑娘眼里,1米75的小伙儿估计还算是“二等残废”——标准这个东西,只要不属于国家行业规定的范围,就没法统一。
 
领域+标准,在这个多元化的世界里,牛逼的体系多到可以让最好速算专家崩溃。
 
在我的回答下面,有一个质疑者这么说:
 
牛逼不牛逼必然有一个公论。所谓公论,要么是权威,要么是大家一致的观点,是可以说清楚的。
 
我不同意这个结论,所以我反驳他:
 
那请问,公论怎么达成呢?权威发声?请问谁是权威?你心中的权威我认可吗?一致的观点?怎么一致?为这个破事来次全民公投?投出来的就一定代表民意吗?51%赞成,那是不是就戕害了49%的人的权利?
 
合理地质疑权威、警惕公众,才是意识的觉醒,才是自由的发端。
 
我们之所以迷信权威,之所以轻信公众,除了我们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主要还是因为我们在思想上的懒惰。
 
陀斯妥耶夫斯基说过:
 
大家都习惯坐享其成,靠别人的思想生活。
 
这很可怕。
 
在美国进行了智商统计数据表明,中华民族和犹太民族是世界上智商最高的民族,而且都少有地勤奋。只不过我们的勤奋表现在肉体上,可以无休止地加班,所以我们为世界贡献了华工,贡献了基于压榨劳动力的各种廉价商品;而犹太民族的勤奋表现在思想上,喜欢无休止地思考,所以他们为世界贡献了马克思,贡献了爱因斯坦,贡献了斯皮尔伯格。
 
肉体上的勤奋,让我们这个民族变得“有用”,制造了能够铺满地球的消费品;思想上的勤奋,则让犹太民族变得“有钱”,掌控了整个世界的经济文化命脉。
 
思想的懒惰,让我们即便在面对决定自己命运的选择时,也会听从于“我妈说……”、“老师说……”、“大V说……”或者“大家都说……”,却从来没有问问自己的内心:“你怎么说?”
 
思想的懒惰,让我们嘲笑一切成功者:“没什么了不起,一只被风吹起的猪罢了……”,却从来不扪心自问:“为什么那只猪不是你?”,或者深入探究一下:“风口在哪里?没有风口,我如何起飞?”
 
80年代,第一批弄潮儿纷纷下海,我们冷眼旁观……
 
90年代,自由职业领域方兴未艾,我们无动于衷……
 
00年代,冲破体制束缚成为口号,我们犹疑不决……
 
而今,短短几十年过去,当年的“二道贩子”们都成了巨商重贾;当年的自由职业者每年版税上亿;当年冲出体制的创业者都已经拿了几轮融资,成了独角兽公司的C×O,在纳斯达克敲钟……
 
而我们呢?我们还在“一杯清茶一根烟,一张报纸过一天”,端坐在60年代的红砖办公楼中,晒着从窗口照进的夕阳,跟着时间一起腐朽……
 
是我们不够勇敢?是我们缺少能力?是我们不够勤奋?
 
都不是。
 
是思想的懒惰,让我们在面对变革时虽然蠢蠢欲动,却在多方的意见中无所适从;是思想的懒惰,让我们沉迷于岁月静好的小确幸,却看不到能够获取物质财富和心灵自由的伟大契机。
 
所以,高晓松是牛逼的。
 
他的牛逼,不在于他的作品水平有多高,也不在于他的见闻有多广,更不在于他的出身有多好……他的牛逼,在于他敢于清华辍学去追求梦想,在于他勇于突破自我去开拓边疆,在于他一身不羁爱自由的强大心灵,在于他不留恋、不盲从、时刻补充给养、时刻准备出发的独立精神。
 
他的活法,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全新的生命定义;他的经历,告诉我们在每个人的命运中,真的存在一种闪闪发光的东西,叫做自由。
 
他做的事,我没做到,所以在我的体系中,他很牛逼。
 
2017年3月24日于北京海淀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