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肉铺老板和美联航

肉铺老板和美联航

你今天下班晚了,还遇上了大堵车,赶回家的时候,菜场已经快要关门,只有一家肉铺还在营业。
 
肉铺老板说你来得真巧,刚好还有最后一块肉,你晚一步他就要打烊了。那是一块非常新鲜的肉,肥而不腻,五花三层,买回家去,切成骰子块,再削一个土豆,用来红烧,是极好极好的。
 
你不禁想要感谢上天,这一定是你平素善良,与世无争,才有了今天的人品大爆发。你匆匆忙忙付了钱,老板将肉用袋子装好,刚要递给你时,意外发生,一个熟客突然闯进来,也想买肉。
 
老板跟你商量,让你把这最后一块肉让给熟客,再补你20块钱。你当然不同意,对于一锅好红烧肉的渴望已经占据了你全部的大脑,充斥了你每一条的神经。
 
老板恼羞成怒:“妈的,这猪是老子杀的,老子想把肉买给谁就买给谁!”
 
于是老板一把抓起你的双脚,把你一路拖到门口,扔了出去,再把肉钱和20块钱狠狠地摔在你的脸上。你所看到的最后一幕,是老板的熟客站在你原来的位置上,拎着原本属于你的五花肉,跟老板两个人谈笑风生……
 
这不是个玄幻故事,这是发生在大洋彼岸的真事。
 
2017年4月9日,由芝加哥飞往路易斯维尔的UA3411航班,为了给4名第二天需要执飞的空乘人员让座位,要求4名旅客下机。其中一名自称华裔的69岁医生(后经调查是越南裔),因为与病人约好了看诊时间,拒绝下机,因而被机场安保人员殴打,并强行拖离飞机,在此期间,该人头部受伤,血流披面。
 
事件发生后,舆论哗然,美联航高层多次发声,从一开始的力挺内部人员,到后来的公布挨打旅客的黑历史,到再后来的道歉和承诺承担一切后果,越来越软。目前,据说白宫网站上的请愿书已经积攒十几万个签名,要求美国政府彻查此事。
 
要我说,这件事似乎没有什么好查的。
 
对于一个已经支付了款项的旅客来说,他与航空公司之间无疑已经形成了契约,就好比之前的故事里,你既然已经付了钱,那块肉就是你的,跟是谁杀的猪,一点关系也没有。如果,老板想让你把肉让给他的熟客,唯一的办法就是跟你协商,不断提高补偿的价码,20不行就200,200不行就2000,总有一个价位会让你发觉其实自己没那么饿,红烧肉烩土豆也没有那么好吃。
 
协商不成,转而使用暴力,这已经不仅仅是霸王条款或者单方面撕毁协议的问题了,这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赤裸裸地抢劫!
 
在美联航的事件中,还有一个细节需要注意,就是在4位被要求下机的旅客之中,有3位是亚裔。我们不知道当时飞机上还有没有其他亚裔旅客,如果有的话,4位被要求下机的会不会都是亚裔?我们也不知道如果这4位旅客中唯一的白人旅客拒绝下机的话,会遭到什么样的对待,如果是这个人是黑人呢?
 
这就好比你和另外一个人一起进的肉铺,你是外地的,另一个跟老板一样,是本地人。你们买到了最后的两块肉,结果老板却只跟你商量让肉的事,却对另一个人和他手里的肉无动于衷。
 
你眼睁睁看着老板的熟客和那个本地人拎着肉扬长而去,你却被打得头破血流,被拖着脚扔出门外,仅仅因为你是个外地人,那种心情,恐怕不仅仅是损失了一顿红烧肉那么简单。
 
歧视最重要的,并不是歧视本身,而是由于歧视所带来的一系列不平等待遇。
 
无论是那个虚构的肉铺老板,还是这次现实中的美联航,都至少告诉了我们,这个世界上没有天堂,有人的地方就有地狱。哪怕你面对的是遵循市场原则、号称“顾客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的企业,哪怕你生活在鼓吹“人权”和宣扬各种“政治正确”的美国,你都没有办法完全免除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无理和不平等的对待。这些对待并不因为你是否尽到了自己的义务而转移——哪怕你是买了票的;这些对待也可能没有任何理由——哪怕是仅仅因为你长的跟大多数人不太一样。
 
当那个69岁的乘客和你被拖着双脚扔出飞机(肉铺)时,你们的心里大概是绝望的,因为你们压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其实你们什么都没有做错,错只错在你们遇上了一个强大而不讲道理的对方,无论是财大气粗的美联航,还是孔武有力的肉铺老板,都不是你们独身所能反抗的。
 
好在世界还算公平,在更加强大公正的互联网的加持下,维权的成本相对过去降低了许多。美联航的股价在事件视频上网的第二天就应声下挫,一天之内蒸发了6亿美元市值,据说连累得巴菲特都损失了几千万;至于那个肉铺老板,你则完全可以将他的恶行公布上网,让他的生意受到影响——除此这些来自市场的惩罚之外,美联航即将面对的高额诉讼和肉铺老板即将面对的商业投诉,恐怕也足够他们好好地喝上一壶。
 
当然,如果你想获得更加广义的合理和平等的对待,恐怕你自身也得变得足够强大——如果你是骆家辉本人,那无论你长着一张多么亚洲的脸,美联航也不敢把你拖出飞机;如果你是经略府的鲁提辖,那无论肉铺老板跟那个熟客有多熟,恐怕他也不敢把你的肉让给别人,哪怕他跋扈得如同镇关西。
 
2017年4月13日于北京海淀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