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决战紫禁之巅

决战紫禁之巅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八月十五。中秋。宜嫁娶,宜沐浴,宜入宅。忌比武,忌杀人。
 
在月光下看,白云城主的脸毫无血色,白得几乎要透明。西门吹雪的脸虽然也苍白,但多少还有一丝人气。
 
二人都白衣胜雪,一尘不染,脸上的表情清冷而又坚定,就像他们的剑,冷酷、锋利,毫无人的情感。
 
陆小凤抱了抱肩膀,对旁边的司徒摘星道:“是不是起风了?忽然感觉有些冷。”
 
司徒摘星笑骂道:“屁!这是剑气!亏你还是武林人士,连剑客的杀气都感受不到?”
 
陆小凤恍然大悟道:“哦!原来如此!我还奇怪,为什么渐渐就冷起来了?还以为是更深露重,没想到是剑气纵横!痛快啊痛快!”
 
司空摘星道:“你也算纵横江湖十几年了,难道连剑气也没见过?”
 
陆小凤道:“剑气这东西无色无形,如何得见?”
 
司空摘星道:“你莫非没有感觉到有一种无形的重压?就是那种空气都在凝结的感觉,以这两位不世出的剑客为中心,缓缓扩散开来,沉重到让人连嘴都张不开……”
 
陆小凤道:“连嘴都张不开?那你是在用屁眼说话吗?”
 
司空摘星:“……”
 
西门吹雪忽然动了。
 
他从背后慢慢解下剑来,缓缓放在太和殿的屋脊之上。蹲下身去,一手轻按剑匣,一手紧握剑柄,将剑自匣中缓缓抽出:“此剑乃天下利器,吹毛利刃,剑长三尺六寸,净重七斤十三两。”
 
叶孤城道:“好剑。”
 
西门吹雪道:“确实是好剑。”
 
叶孤城也缓缓扬起手中的剑,将剑缓缓抽出,将剑匣放在屋脊上:“此剑乃海外寒铁精英炼制,剑锋三尺三寸,剑柄八寸,净重六斤七两,抽刀断水,削铁如泥。”
 
西门吹雪道:“好剑。”
 
叶孤城道:“本是好剑。”
 
说完话,二人四目相对,又陷入沉默。
 
陆小凤悄悄地问司空摘星:“你说他们的剑如此锋利,会不会碰在一起就断了?那还比个屁啊!”
 
司空摘星道:“你懂个屁!如此身份的剑客比武,又不是街头流氓互砍,再说了,剑客嗜剑如命,爱惜还来不及,怎么会舍得让剑碰在一起?”
 
陆小凤又道:“他们剑都拔出来了,为什么又忽然不动了?”
 
司空摘星道:“高手过招,胜负就在一瞬之间,他们一定是在等对方先露出破绽。”
 
陆小凤道:“哦……”
 
圆月在一寸一寸移动,将清冷的光洒向人间。远处的乔楼上传来悠长的梆子声。夜,更深了,露水也更凉。
 
陆小凤道:“他俩站了有一个时辰了吧?为什么还不动手?”
 
司空摘星道:“大概还是在等对方破绽吧……这两位都是天下第一流的剑客,定力果然非常惊人。你看西门吹雪,双脚不丁不八,情绪不急不躁,毫无丁点破绽可言;你再看白云城主,站了那么久,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正说着,叶孤城忽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西门吹雪道:“你困了?”
 
叶孤城道:“是有一点,昨晚为了放松心情,在青楼里打了半宿麻将。”
 
西门吹雪道:“哪家青楼?消费如何?”
 
叶孤城道:“妙玉坊。价格公道,服务到位,特别是当红头牌妙玉的那个小蛮腰,扭起来,简直要人命……咳咳……不说这个了,刚才你为什么不趁机出手?”
 
西门吹雪道:“乘人之危,胜之不武。”
 
叶孤城道:“谢了。你若打哈欠,我也必放过你一次。”
 
西门吹雪道:“先谢过了。”
 
二人说完,又双双陷入沉默。
 
司空摘星在旁边鼓掌笑道:“高啊!高!此二人不止剑法高绝,没想到武德也如此高尚,实在是我等学习的榜样和楷模!”
 
陆小凤道:“剑法?你看见了?”
 
司空摘星道:“你懂个屁!所谓一动不如一静,刚才二人唇枪舌剑,内中必实有剑气纵横……他们的剑气刚才斗了半日,你没看见?”
 
陆小凤道:“没看见。而且这俩货再不动手,再这么神头鬼脸地装大尾巴狼,老子就要走了。”
 
司空摘星指着陆小凤肩膀上搭着的变色缎带,问道:“十万两银子呢,你舍得走?”
 
陆小凤道:“也是。要不是看在钱的份儿上,我真想上去替他俩打。”
 
司空摘星道:“傻逼……”
 
圆月一点一点移动,已经过了中天最高的位置,开始慢慢往下走了。远处的天空开始慢慢泛起一点鱼肚白,乔楼的梆子也已经打过了四下。一只鸡突然短暂地叫了一声,马上又嘶哑下去,仿佛也在害怕分了两大剑客的心神。
 
西门吹雪眉头皱了皱,忽然道:“你输了。”
 
叶孤城道:“是。”
 
西门吹雪道:“你的心有一点乱。高手过招,心乱则必死无疑。”
 
叶孤城道:“是。”
 
西门吹雪道:“还比吗?”
 
叶孤城道:“不必了。师父跟我说,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们点到为止,就不必使出苦练了30年的内力了。要不出了人命,谁都不好看。在下认输就是。”
 
西门吹雪道:“好一个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如此,你我二人不如做平局罢手,你看如何?”
 
叶孤城道:“也好。”
 
二人慢慢弯下腰,拾起剑匣,将剑缓缓插回去,随后向四周围观的人群微微鞠躬致意。
 
陆小凤忍不住了:“我靠!这就完了?不我说你们两个卖我们十万两银子一张票,就让我们来这看你们装一晚上逼?你们还要不要点脸了?”
 
叶孤城微微笑道:“陆小凤,稍安勿躁。你武功低微,怕是理解不了刚才我俩比斗的精妙和凶险之处,这是你层次不行,可不是我们没本事。”
 
西门吹雪也道:“陆小凤,休出狂言。你又不是来打假的?不如这样,你再掏一百万两银子,我把刚才的对决一点一点给你细细讲解一番,保证能提升你对武术的认知,你看如何?”
 
陆小凤大怒:“你大爷的!骗了老子十万两还不够,还想再骗一百万两?真当老子是傻逼么?”
 
说着,陆小凤忽然西门吹雪朝冲去,一个“冲天炮”,正打在西门吹雪鼻梁上,西门吹雪“哎呀”一声,脚下一软,像个球似的从屋脊上滚了下去。
 
叶孤城大惊:“陆小凤!有话好说,你怎么突然动上手了?莫非真的不怕我天下至臻的剑法——天外飞仙吗?”
 
陆小凤道:“怕你大爷!还在这装逼!你们这帮假大师,不会功夫就罢了,还整天找一帮徒弟当托儿骗人钱财,给中华武术抹黑。今天老子要替天行道!”说着一个“扫堂腿”,正踢在叶孤城右脚踝上。
 
只听“咔嚓”一声,叶孤城的脚突然弯折成一个奇怪的角度。叶孤城哀嚎一声,剑也不要了,一张手扔出去五六丈远,从太和殿上掉了下去。就听底下一声惨叫,估计是正好砸在西门吹雪头上。叶孤城自己也一个跟头摔倒在地,顺着房坡的琉璃瓦,一路大呼小叫地出溜下去,连胜雪的白衣都快撕成绷带了。
 
陆小凤看着这俩“假货”掉下去的方向,喃喃说道:“西门吹雪?我看不如改叫西门吹牛。白云城主?真该叫白活城主才是。你的天外飞仙呢?摔没了吧?还真以为自己是天仙了?我看就是俩鸟人!”
 
旁边的司空摘星和一众看客早就傻了眼,突然齐齐发了一声喊,赶紧顺着梯子往下爬。倒不是想救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而是去捡他们扔出去的剑——人是假的,剑估计是真的吧?十万两银子的门票,屁都没看到,再不把剑抢回去,真就亏大了。
 
陆小凤看着他们下去的方向,苦笑一声:“人哪!总是那么有趣!”
 
PS:
 
八月十八。宜动土,宜迁居,宜出殡。忌说话,忌出镜。
 
叶孤城出现在一个访谈节目中。他一身绷带,裹得跟木乃伊相仿,倒是还有些“白衣”的味道,只不过连脓带水,脏兮兮的,“胜雪”二字是无论如何提不上了。
 
记者问:“叶城主,您怎么看待三天前您和西门吹雪比武时出现的意外?又怎么看待陆小凤?他武功是真的比你们高吗?”
 
叶孤城道:“当然不是。陆小凤,街边打架斗殴的小痞子而已,中华武学博大精深,岂是他能领悟的?我和西门吹雪都有好生之德,让着他而已。要不然我们运起内力,一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早把他震死了。即便当时不死,也必受严重内伤,活不过七八十年。我和西门吹雪都是一代宗师,是有身份、有武德的人,哪能跟他一般见识?只好假装落败了。”
 
记者:“……叶城主……我服了……您是真能吹牛逼……”
 
(完)
 
PS:
 

徐晓东是狂了一点,不过人为出名,可以理解;倒是那位“雷大师”,打输了还不认栽,还妄想给自己脸上贴金,实在是有点恶心。

 
2017年5月5日于北京海淀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