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僵尸“老”娘

僵尸“老”娘

西汉刘向所著的《列女传》中,有一个故事,叫做《鲁秋洁妇》。大意是这样的:
 
话说春秋的时候,鲁国有个人,姓秋叫做秋胡,是个官迷。新婚第五天头上,他就抛下了新婚妻子和老娘,一个人跑去陈国去做官。
 
这一走就是五年,好不容易高官得坐骏马得骑,陈国国君说你也来了这么长时间了,不如回家看看去吧,秋胡才打点行装,衣锦还乡。
 
回家路上,路过一个桑园,里面有一个女子在采桑葚。秋胡一看:“呦呵!这妞不错,我得得着。”
 
于是家也先不回了,一个人跑到桑园里先去泡妞。万没想到,这妞挺横,居然不好泡,对他提出的各种优惠条件嗤之以鼻、严词拒绝,给秋大人撅了个对头弯。
 
秋胡臊眉耷眼地回了家,老娘自然是高兴,赶紧叫儿媳妇出来一家团聚。等媳妇从里屋一出来,秋胡一看,哎呀!咋这么眼熟?这不是桑园里那个自己想泡没泡上的妞吗?
 
秋胡的媳妇一看,原来这个调戏妇女的畜生居然是自己丈夫,看来他忠孝尽失,在外面必定也没干好事,自己苦苦等了五年,居然等来这么一个渣男,一气之下,投河自尽。
 
后来,老百姓建了许多秋胡的庙,表面上是纪念秋胡,实际上是纪念秋胡那位刚烈的妻子。
 
到了元代,石君宝将这个故事写成杂剧,改名《鲁大夫秋胡戏妻》,做了一些小改动,比如新婚五天改为三天、离家五年改为十年,还加入了刘太守强娶秋妻被拒的情节,特别重要的是,石君宝将结局改了,改为秋妻憎恶秋胡道德低下,遂索休书求去,后经秋母解劝,回心转意,与秋胡和好如初。
 
再后来,京剧、河北梆子、山东二黄等曲种将其搬上舞台,取名《桑园会》、《马蹄金》等。
 
在现代人眼里看来,这个关于结局的改动,虽然给了秋妻一条活路,却让她隐忍一个渣男,明显是降低了格调,想必是在历经宋朝程朱理学之后,对于妇女们的束缚和洗脑又上升了一个新的高度。
 
秋胡这家伙很明显是一个大号的渣男,他一走五年,把赡养母亲、养育家庭的责任都推给自己老婆,在外面还搞七捻三,见到漂亮姑娘就想调戏,活该那么好的媳妇想要跟他离婚。
 
在元杂剧的改动中,秋胡的老娘可说是个反面角色,她不仅不支持同是女人的儿媳妇,反而劝她要忍耐,哪怕自己的儿子是个渣男,也要维持家庭稳定,是个被封建男权洗脑洗得很彻底的老太太。
 
最近,有个“女德”大师,大概就是这个老太太在借尸还魂。
 
这位大师在演讲中提到家暴问题时,这么说:
 
忍让是大智慧,我们女人一定要忍,总挨揍、挨人欺负的人,她不爱闹病。
 
我靠!诺贝尔简直欠她一个医学奖啊!扁鹊、华佗、孙思邈、白求恩听了这番高论,恐怕都得从坟墓里爬出来,恭恭敬敬地献上自己的双膝吧?
 
说实话,我要不是上过两天学,没准都信了,都得上街故意找人犯犯贱,挨一顿暴打,好延年益寿什么的。
 
她还举了个例子:
 
(有个女人,丈夫)打她有十几年呐,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就想要跳池塘。(回头一想),我这些年都是咋过的呀?不差这一顿,回去吧。回去了一推门,这男的喝多酒了,正找不着她呢,把她头发一挽就往屋里拖,连拖带揍。打去吧,她也不跑,也不动,打着打着,哎!他怎么不打了呢?从这以后,这男人真不打她了。
 
天呢个噜!原来诺贝尔还欠她一个世界和平奖啊!原来喜欢家暴的男人是会天良发现的啊!而且被家暴的女人就应该忍耐,因为光明总会到来的啊!
 
看了这段话,我只想对听她演讲的姑娘们由衷地说一句:这完全是装逼需要,切勿随意模仿!遇到家暴的男人,只有两种情况你会得到光明,一种是离开他,一种是弄死他,别无他法,真的。
 
当然,任何不靠谱的胡说八道,也要有其理论基础,这位大师的理论基础就很强(che)大(dan):
 
男人象征的是天,女人象征的是地,天在上,地在下。有个自然规律,它永远都不会变,那就是地永远翻不了天,也就是在教女人,要懂得敬天的道理。
 
呵呵,这位大师大概是没上过小学,不知道地球是圆的,半径有6371公里,而所谓的“天”,不过是一层薄薄的大气层,厚度也就100公里左右①,不要说什么地翻不了天,有个什么大一点的地质运动,“天”就被吹飞了……
 
作为一个资深直男和我老婆眼中的“癌变趋势”严重者,我得说一下我对这位大师的言论的看法。
 
其实,即便是真有女人傻到这种程度,被她洗了脑,做到什么都能忍让,我们这些直男估计也完全不会喜欢。就像那个段子里说的,我们喜欢的人,至少也得是女的、活的,而不是充气娃娃。再说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连挨打都不知道反抗、不知道逃跑,这不是傻是什么?你敢让这样的女人给你生孩子?
 
这位大师的言论,已经远远不能用封建糟粕来形容,她简直就是一具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僵尸,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腐朽的恶臭。
 
我一直都想掀起这位大师的裙子来,看看她的脚是不是裹着布的。
 
我不知道这位大师结没结过婚,如果结过的话,她老公必定能成为全民偶像。毕竟,能跟一具“飞尸”②一起生活这么多年,不仅需要粗糙的五感、强韧的神经,更需要莫大的勇气。
 
不过,那些现代的“秋胡们”,大概是高兴了,他们的老娘在死了两千年之后,阴魂不散,又借着这位大师的肉体重新降临,只不过,这一次她能不能成功地解劝他们的媳妇,就只有天知道了。
 
PS:
 
这位大师的奇妙言论还有很多,女人穿吊带短裙,会让自己得宫颈癌,会让丈夫精尽人亡之类的就不说了。
 
最搞笑的是,她说自己坐火车从衡水去北京,遇到暴雨冲坏了路基,结果火车是从武警战士用肩膀扛起的钢轨上开过去的……
 
我就想问问这位大师,您这是在污蔑我们社会主义的火车和钢轨都是纸糊的?还是在污蔑我们的武警指战员,都是力大无脑的傻逼,不会用更好的方法抢修铁路?
 
火车从武警抬着的钢轨上开过,这不是武警,这他妈是机械战警吧?
 
注释①:
 
大气层的厚度目前没有统一的标准,外层空间和空气空间的界限一直比较模糊。近年来趋向于以人造卫星的最低轨道高度(100~110千米),作为划分界限。
 
注释②:
 
在玄幻作品中,一般把中国僵尸分为六级:
 
1.白僵:尸体入养尸地后一个月,开始长白毛,这类僵尸行动迟缓,惧怕阳光,也怕火怕水怕鸡怕狗更怕人。
 
2.黑僵:白僵饱食牛羊精血,数年之后退去白毛,长出黑毛,依然行动缓慢,惧怕阳光水火,但不怕鸡狗。
 
3.跳尸:黑僵再纳阴吸血几十年,褪去黑毛,行动开始以跳为主,惧怕阳光,但不再怕人和任何家畜。
 
4.飞尸:由跳尸纳月华而演变,是百年以上乃至几百年的僵尸,行动敏捷,跃屋上树,如履平地,吸食精魄而不留外伤。
 
5.旱魃:又称“火魃”或者“干魃”,是飞尸吸食精魄数百年之后所变,青面獠牙,神通广大,可以变换身形相貌,上可屠龙下可散疫。
 
6.尸魔:几千年乃至上万年的修行方可成形,相传华夏大地只有一头,后被地藏王菩萨收为坐骑,赐名为“犼”。
 
从这位大师的言论和修为来看,应该有几百年,估计是个飞尸吧?
 
2017年6月3日于北京海淀
 
这位大师的奇妙言论还有很多,
女人穿吊带短裙,
会让自己得宫颈癌,
会让丈夫精尽人亡之类的就不说了。
最搞笑的是,
她说自己坐火车从衡水去北京,
遇到暴雨冲坏了路基,
结果火车是从武警战士用肩膀
扛起的钢轨上开过去的……
我就想问问这位大师,
您这是在污蔑我们社会主义的火车和钢轨
都是纸糊的?
还是在污蔑我们的武警指战员,
都是力大无脑的傻逼,
不会用更好的方法抢修铁路?
火车从武警抬着的钢轨上开过,
这不是武警,
这是机械战警吧?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