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扶贫的名义

扶贫的名义

一则有意思的新闻:
 
中部某县,为了应付国家的脱贫工作省际交叉考核,委派了一名年轻干部“潜伏”到贫困户家里,假装贫困户的儿子,代为回答问题,想要蒙混过关。没想到小伙子演技太差,被当场抓包。
 
这真是一条让人笑到肚子疼的新闻,虽然字数不多,也没什么描写,但我们似乎已经可以从有限的文字中,脑补出很多细节来……
 
首先,这个年轻干部,想必是经过海选的,当时的情景大概如此:
 
会议室里,几位县政府的领导正襟危坐,身边烟雾弥漫,桌子上烟灰缸里的烟头堆成小山,空气中呈现着一种奇异的蓝色。领导们紧锁的眉头,与随便扔在桌上的红彤彤的软中华形成了鲜明对比。
 
副县长、扶贫办公室常务副主任丁义珍率先打破沉默:“我觉得小张可以,学历高,长得帅,人又机灵……”
 
县长、扶贫办公室挂名主任祁同伟打断他:“老丁啊……我们现在可不是选状元,是选个贫困户的娃,小张是大上海出来的,硕士毕业,白面书生一个,手上老茧都没一个,像吗?我推荐小孙——这可不是因为他是我的校友啊,而是因为他是本地人,会说本地话。”
 
县委书记、扶贫办公室主任高育良端起杯子,看了看又放下了(旁边秘书赶紧安排服务员换水):“同志们,这个事儿,我说两句,简单提几点要求。第一,领导要重视……第二,选人要得当……第三,预案要准备……第四,彩排要搞好……第五,要重视群众的思想动态……同志们,我们这不是应付检查,我们这是对党、对人民、对工作、对战斗在扶贫第一线的同志们负责……综合前面几位同志的意见,我个人以一个普通党员的身份,赞成让小孙上,他年龄虽然大一点,但是可以让宣传部的女同志给他画画妆嘛……是不是啊,清泉同志?”
 
旁边的宣传部长陈清泉一边记录,一边点头如鸡喯碎米:“是是是……我们一定精心组织,保证完成任务……”
 
其次,考核的时候,必定有很多故事,情景或许如此:
 
孙连成端着一大碗炝锅面,蹲在门口的小板凳上,抻长了脖子望向村口的方向。
 
他本是一个风华正茂的文学系本科毕业生,毕业后考了公务员,到了县委办公室做了一名干事,万没想到,这一待就是十五年。他整天里除了收收文件,就是发发通知,本以为自己的一生就会是这样,无烟无火地过去,没想到一个大馅饼居然砸到了他的头上。
 
丁副县长说了,这次表现得好,就把他调到县财政局去当副科长,这可是一步登天的好事。
 
咋还没到呢……
 
等到碗里的面都有点坨了,村口的方向终于飘起一阵烟尘,一辆考斯特风驰电掣、风尘仆仆地冲进村来。
 
丁义珍副县长从副驾驶的位置率先下车,平时一米八的大个儿好像突然变矮了一截,守在车门边,灰扑扑的,怎么看怎么像个小厮。
 
车上的人陆续下来,外省的领导、县委书记、县长、县电视台的记者……
 
丁义珍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跟外省领导介绍:“沙书记,您看,这就是咱们去年来过的陈岩石一家。去年多穷啊!您再看今年……嗬!还养上鸡了……”
 
一边说,一边跟孙连成打眼色,示意他上前:“这是陈岩石的儿子陈海,有什么事您就问他!”
 
外省省委沙瑞金书记一边跟孙连成握了握手,一边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他手里已经冷掉坨成一团的炝锅面,问道:“陈海同志,你好,今年多大了?家里生活还好吧?”
 
孙连成有点紧张,汗都快下来了,脸上涂的粉底似乎也有融化的迹象:“我……我二十了,家里挺好,富裕多了,去年家庭可支配收入……不是……去年家里的粮食卖了两万多呢……”
 
旁边县委书记高育良赶紧打圆场:“走走走,咱屋里看看……”
 
进了屋,孙连成注意到高育良的眉头皱了皱,似乎对屋里的阴暗肮脏不太满意,于是赶紧上前:“高书记……不是……领导,家里面有点乱,见笑了,我爹病了,炕上躺着呢……”
 
省委沙书记倒是并没在意,直接走到炕边坐了下来。炕上,陈岩石一脸木然,盖着一床崭新的大红花被子,直挺挺地躺在那里。
 
沙瑞金:“大爷,身体不太舒服?药吃着呢吗?”
 
陈岩石:“哼……”
 
沙瑞金:“大爷,那个是您儿子?原来出去打工,现在家里生活好,就回来伺候您老了?”
 
陈岩石:“哼……”
 
旁边孙连成想上前插话,沙瑞金摆手止住了他。
 
沙瑞金:“大爷,您是不是不舒服,怎么不说话呢?”
 
陈岩石鼻子一哼:“让俺说啥?你们也没给俺分配台词啊?”
 
……
 
孙连成看着绝尘而去的考斯特,心里面拔凉拔凉的。他知道,自己的财政局副科长算是飞了,看来天上掉下来的不是馅饼,是一个大雷啊……孙连成下意识地扒了口炝锅面,赶紧又“呸、呸”地吐了出来……妈的,火候太大,葱花都糊了……
 
最后,这件事既然发生了,按照优良传统,总结会是一定要开的,情景可能如此:
 
还是那间会议室,还是烟雾弥漫,还是烟灰缸里堆成小山似的烟头,只不过,空气仿佛有些凝固,连那种奇异的蓝色都有些泛紫了。
 
县委书记高育良叹了口气,从红塔山烟盒里抽出根“九五之尊”,对面坐着的宣传部长陈清泉赶紧起身,一路小跑地绕过会议桌,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
 
高育良说:“同志们。教训哪!这是个天大的教训!我早就说过,人民群众不可欺,可惜就是没人听!丁主任,你说说,这怎么回事?”
 
副县长丁义珍满头大汗,说道:“高书记,这事可不怨我,谁知道陈岩石那个老东西……不是……那个老头儿那么犟,再说了,我当时可是推荐小张上的……”
 
县长祁同伟打断他:“这不是谁上的问题,这是扶贫办准备不足的问题,再说了,高书记赞成孙连成上的时候,你不是也没反对吗……”
 
二人剑拔弩张,眼看就要掐起来……
 
高育良截断他们:“好啦!都这个时候了,还在推卸责任!这不是哪个人的问题!这是我们认识的问题!是我们对扶贫工作不够重视的问题!我建议,从我开始追责。我负领导责任,警告一次,祁县长跟我一样;丁副县长工作不力,记过;宣传部工作不力,陈清泉部长记大过(陈清泉“啊”了一声,看了看旁边的人,又咽了回去);至于那个孙连成,欺上瞒下,性质恶劣,着实可恶,开除公职,永不叙用!大家议一议吧……”
 
……
 
最后的最后,在不远的未来,情景希望如此:
 
文学系本科毕业生、前县委办公室干事、前公务员孙连成,在五年之后,卧薪尝胆,励精图治,写出了一部几十万字的官场小说《扶贫的名义》,一下子大火,销量上百万,据说电影和电视剧改编权也拍出了天文数字……
 
2017年5月30日于北京海淀
 
PS:
 
领导看医院,医生装病怏;
上级查厕所,员工屎尿藏。
石头刷绿漆,路边充绿化;
学生披塑料,山坡装绵羊。
 
应付上级,自古有之,让贫苦老人喜当爹的,倒觉得有点骇人听闻。
这恐怕不单单是处理哪一级干部的问题,倒是高层领导们,应该好好思考一下,干部考核和政绩审查,方式是不是合理,内容需不需调整。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