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完美有多美?

完美有多美?

地球上最安静的地方,是美国明尼苏达州的一个声学实验室,又称“吸波暗室”。
 
这个房间的墙壁、地板和天花板全部被能吸收声波的泡沫材质包裹,声音在这个房间里得不到任何的反射。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你在这个房间里大声喊叫,那你除了能够接收一点由自己头骨震动所产生的声音之外,你听不到其他任何回声。
 
这似乎是一些狂躁型患者的福音,因为他们总是在埋怨世界太过嘈杂,一阵汽笛、一声蝉鸣,都会让他们失去理智。但事实却是,没有人能在这个“吸波暗室”里待上45分钟。
 
当一切外界声音都消失的时候,你就会听到“自己的声音”——你的心脏会跳动得像一把大锤,你的小肠会蠕动得像是春雷,你的呼吸会粗粝得像是在拉动风箱,就连你动一下手指,都会“听到”你的骨膜在咔咔作响。
 
这个绝对安静的房间,会把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逼疯。
 
也许有人会不同意,说你骗人,你说的声音我从来没听到过,没有心跳的声音,没有呼吸的声音,没有骨膜的声音,除了我饿的时候,肚子会叫,其他声音我都没听过!
 
这是因为我们的环境中,其实存在着很多“杂音”——空气流动的声音,汽车行驶的声音,建筑热胀冷缩的声音,甚至是野草生长的声音……这些细微的声响,组成了一个声音的背景,从而遮蔽一些我们不想感知的东西。
 
人类还没有进化到那么强大,能够操纵感知系统选择自己想要感知的事物,因此,这些外界的“杂音”,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我们的天然保护伞。
 
可惜人类是追求“纯粹”的生物,我们很难容忍“杂音”在生活中出现——爱情,就要从一而终,不能三心二意;夫妻,就要相敬如宾,不能鹅鬬鸡吵;工作,就要水到渠成,不能花明柳暗;家庭,就要母慈子孝,不能言行逆反……一旦有“杂音”出现,我们就会焦虑,就会烦躁,甚至会产生抛下一切、逃到深山里去的遁世之想,甚至会产生一切归零、重新开始的虚妄之想,因为我们实在不能容忍一段不够完美的人生。
 
完美是什么?
 
完美是一种终极状态,是所有美好汇聚而成的大一统的和谐。
 
我们都在通向完美的道路上奔跑着,有些人快一点,有些人慢一点,但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停下脚步,也没有一个人更够告诉你完美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完美虽然是我们所有人的目标,但却从来没有人能够真正抵达。
 
完美不仅不可得,而且很可怕。因为完美是一种绝境,意味着无法改变、无法超越,一切奋斗和努力都将在此终止,一切进步和提升都将丧失意义。
 
《大学》里有句话,叫做“止于至善”。“至善”是一种终极,所以一切都会“止”在这里。
 
完美的境地,想必一切都是凝固的,既没有运动,也没有温度,这里的万物美轮美奂,但却全部都是“尸体”。
 
完美,是万物的尽头。
 
《奇葩说》有一期节目中,飞飞是大王问了观众一句话:“如果真的存在完美的音乐,难道你们不想听吗?”
 
我想说,我并不想听,因为完美的音乐必将杀死音乐,它会终结我一切和音乐有关的享受。从此以后,任何一段音乐,哪怕所有人都觉得如闻仙乐,在我的耳朵里恐怕也一钱不值,因为它必有缺憾,并不“完美”。
 
我们应该珍惜生命中的“杂音”,它们虽然把我们拖离了奔向完美的跑道,但却保护了我们的感官,让我们有机会看到那些不那么“完美”,但却有可能“更美”的东西。
 
学会发现这些“杂音”,学会欣赏这些“杂音”,至少也要做到不轻易地排斥和抗拒它们。
 
那些恋爱中的小龌蹉,那些婚姻里的小争吵,那些事业上的小瓶颈,那些孩子们的小叛逆……正是这些“杂音”的存在,证明了你还在倔强地生活,顽强地呼吸;正是这些“杂音”的存在,让我们的生命虽然远离完美,但却因而完整起来。
 
是的,完整才是我们需要的,喜怒悲恐惊,酸甜苦辣咸,缺一样,都不是人生。我们在时光里漂游,感受着宇宙的所有奇妙。这些感受,或许让我们心花怒放,或许让我们大惊失色,或许让我们潸然泪下,或许让我们寂静欢喜,但无论如何,这些感受都终将化作回忆,成为我们生命的组件,不可切割,也不容抛弃。
 
或许,在经历了一整个完整的人生之后,你依然好奇,依然会仰望星空,向着苍穹发问:
 
完美究竟有多美?
 
其实没有必要,因为你已经得到它了。
 
2017年6月6日于北京海淀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