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命由天定,运在选择

命由天定,运在选择

2015年春节,全家去印度旅游。在泰姬陵的花园里闲坐时,女儿问了我一个问题:
 
沙贾汗国王和泰姬玛哈尔王妃出身又好,人又漂亮,又那么相爱,为什么会最终落到一个病死、一个被囚禁的下场呢?命运为什么要如此作弄他们,给了他们一个好的开始,却不肯给他们一个好的结果呢?
 
我沉默良久,嗫嚅半晌而不能答。
 
并不是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而是我当时实在是不太忍心,让当时年仅10岁的女儿去接触残酷的人生真相。
 
在《为什么不是我?》一文中,我提到过,我们生活在一个概率的世界里。命运就像是一个顽皮的幽灵,在其中穿行。偶尔它高兴了,向谁微微一笑,这人就捡了个钱包;偶尔它不高兴,朝谁翻个白眼,这人就被汽车撞倒——在强大的命运面前,我们无助得像个孩子,脆弱得仿佛琉璃。
 
但是,在中国人的语言里,“命运”其实是一个组合词汇:命是命,运是运,它们是分开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
 
”命“是先天的,是出厂设置,种族、家庭、父母、容貌……这些都是命,与生俱来,无法更改;”运“是后天的,是发展历程,是一个人从生到死所遭遇的所有因素,对其整个人生的影响的叠加。
 
沙贾汗出身帝王之家,先天充足,天赋异禀,“命”不可谓不好。但是他穷兵黩武,篡父夺权,沉迷酒色,打击异端,致百姓苦难于不顾,最终历史重演,又被自己的儿子篡夺了王位,囚禁在高塔里一直到死,令人浩叹。
 
他的下场虽然可悲,却是咎由自取。
 
因为他虽然有“命”,却忽视了“运”的影响。
 
我们都很同情《人民的名义》里的祁同伟,是因为他身上有我们每个人的影子。他出身于一百八十线的小山村,上大学前没吃过一顿饱饭,为了自己的微末前途,他抛弃了爱情、抛弃了尊严,甚至抛弃了良心,他妄想操纵强大力量,最终却被更强大的力量碾成齑粉。
 
他不认命,他挑战命,他认为自己能够“胜天半子”,最终这“半子”却成了他射入自己大脑的子弹。
 
我们都很痛恨《人民的名义》里的赵瑞龙,是因为他具有我们不可企及的出身。他老爸是高高在上的封疆大吏,他自小不知道饥馁为何物,但他是如此贪得无厌,他利用着权势、利用着金钱,甚至利用着人性,他妄想调戏整个世界,最终却在真实世界面前溃不成军。
 
他很认命,他依赖命,他认为自己有狂妄的资本,最终这狂妄却注定让他项戴枷锁、身入高墙。
 
这两个人,对于“命”,一个挑战,一个依赖,最后都成了悲剧。祁同伟没把自己活成侯亮平,赵瑞龙没把自己活成王大路,都因为他们过于重视“命”的力量,却忽视了“运”的影响。
 
“命”,只不过是每个人的不同起点;而“运”,却最终决定我们的整个人生。
 
更重要的是,“命”虽然由天定,“运”却在选择。
 
一本好书,会让我们增长智慧,洞穿世事真相,不因无知而迷茫;
 
一次健身,会让我们更加强壮,聚集前进动力,不因病痛而恐慌;
 
一笔投资,会让我们积累财富,给梦想提供支点,不因匮乏而丧失底气;
 
一场聚会,会让我们扩展人脉,给彪虎插上双翼,不因狭隘而放弃飞翔……
 
每一次积极的选择,虽然细小,却都在一点一滴地改变着你的“运”,抬高着你的“运”。等到了某日,你的“运势”终于达到高点,能够携风卷雷滚滚而下之时,一切艰难险阻、沟壑陡峰,都将在由你的“运势”转化而成的强大动能冲击下,化为齑粉。
 
诚然,不同的原生家庭,或许造就了不同的眼界和认知水平,让人面对不同状况时,做出截然不同的反应——这是“命”带来的。但更重要的因素是,在成长的过程中,你是不是具有了认清“运”的真相的智慧,是不是具有了运用“运”的力道的能力,从而能够借助“运”,把自己的“命”发挥到极致?
 
是的,“运”是用来运用的。但只有足够聪明强大的“自己”,才能拥有运用“运”的资格。否则,连“运”的流转都无法洞察,又何谈运用?
 
我们总说,在风口之上,猪都能起飞。但一个很明显的问题在于,风口会何时何处出现,风力又持续多久多强?
 
我们总说,野鸡是能够飞到饭锅里的。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于,如何知道那只野鸡何时疲惫,又将在何处落下?
 
在不断流淌的“运”之中,唯一能够岿然不动、足以成为依仗的,只有自己。而这个自己又来自于所有人前背后的成长和努力。
 
只有我们足够智慧,“运”才能够为我们所察;只有我们足够强大,“运”才能够为我们所用;只有这个时候,“命运”才最终向我们展露笑颜;只有这个时候,我们才有资格匹配“命运”的恩赐。
 
2017年6月15日于北京海淀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