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打孩子的正确方式

打孩子的正确方式

上周二的《一条腿的中国教育》在知乎上引起了小小争议。
 
这篇文章的本意是,教育应该恩威并施、严管善待,不能因为“威”和“严”在实际操作中不好界定、不易规范就完全摒弃,让本来的两条腿变成一条腿,不只走的累,还很危险。但是在文章的评论区中,却被大大地歪了楼,教育从业者和体罚受害者们分成泾渭分明的两帮,就打孩子的事是否合理合法,互相怼得不亦乐乎。
 
那今天不如就来聊一聊打孩子这件事。
 
孩子能不能打?
 
我的意见是,能打,但是要注意方式方法,并且关注年龄和性别的差异。一般来说,低龄儿童(为了描述方便,初步界定3到10岁吧),是可以适当打一打的。不过要明确的是,“打”并不是目的,目的是要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明白规则,知道破坏规则会受伤害。
 
打孩子的方式也有很多,单纯地“打”只是其中一种。事实上,只要能让孩子切身感受到疼痛、感受到屈辱,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巴掌和屁股的接触一般来说不是那么必要。
 
举个例子:
 
我女儿小时候,很喜欢坐“摇摇”——就是那种摆在小超市门口,造型古怪、质量粗劣,一边放着儿歌一边晃来晃去的儿童游乐设施——她对这种东西简直有一种抗拒不了的痴迷,每次路过必坐,坐上去就不下来,讲道理、哄骗恐吓都不好使,非得她玩爽了才罢休。
 
我一看这不是个事儿,钱不钱的倒无所谓,时间耽误不起,于是就主动请缨带她去超市,路上跟她约好,可以坐“摇摇”,但只能坐三次。她答应的倒是挺痛快,不过一坐上去就不是她了,承诺什么的全都抛在脑后,死活就不下来了。
 
我二话没说,跟超市换了100块钱钢镚,守在旁边,时间到了就往里续币。开始她还挺高兴,兴高采烈地假装开车,过了一个小时就有点烦了,自己想下来,车一直在动又不敢,就眼巴巴地看我。我不理她,接着续币,又续了三四次,她开始哭,一边哭一边伸手让我抱她出来,我继续不理她,继续续币,由着她哭了20分钟,直到她自己主动承认错误了才罢休。
 
自此以后,她还是很喜欢“摇摇”,不过已经学会了主动询问家长能不能坐,而且说好了坐几次就坐几次,够数了站起来就走,毫不留恋。
 
这次的“体罚”,或许会对她的幼小心灵造成伤害,甚至会让她在一段时间内恨我,但我觉得,她如果能由此在一定程度上重视承诺、学会自律,那也是一件非常值得的事情。
 
——此外多说一句,作为父亲,千千万万不能直接对女儿动手,批评可以,处罚可以,动手不可以。倒不是因为手轻手重,而是不能让女孩子自小形成“男人打女人是可以的”这种印象,“对女人动手的男人是人渣”这种观念是要从小灌输的,如果“人渣”和“爸爸”两个形象重合在一起,这事就不太好办了。所以,即便真到了非动手不可得地步,也只能辛苦一下妈妈,爸爸是要躲到一边去的——
 
孩子过了10岁,自尊心逐渐养成,打孩子的事必须慎重,不过惩戒依然是避免不了的,但是可以改用体育锻炼(对男孩)、没收喜欢的东西(对女孩)、禁足(男女通用)等方式。
 
我上初中的时候,学校里有个体育老师,是某一级散打比赛的冠军,据说能一掌劈开十几块瓦那种,再调皮的学生,在他面前也乖得鹌鹑一样。当时他几乎承揽了全校的体罚“业务”,对于男生来说,最可怕的“刑罚”就是班主任轻描淡写的一句“自己去找体育X老师报道”。那时节,经常看见体育课上,正常上课的学生围着操场慢跑,他大喇喇站在一旁,旁边一溜犯了错误的学生排得整整齐齐地,趴在地上俯卧撑,是为学校一景。
 
当然也有不服的,据说有一次有个转校生,仗着自己膀大腰圆、混过点社会,想跟他支巴支巴,做了两个俯卧撑就不做了,立在一边冷笑,还掏了根烟在嘴上叼着。体育老师也没说什么,去器材室搬了片杠铃片出来,跟那哥们说,不服没关系,咱俩比划比划,谁输了,背着这个把剩下98个俯卧撑做完。
 
那哥们当然不服,就交了手,结果不到3分钟,被摔了十几个口袋。自此成了体育老师的拥趸和马仔,现在据说俩人都在同一个体校,一个教散打,一个教游泳。本来有可能流入B社会的小痞子,因为一次体罚,成了个对自己对社会有用的人,也算是个奇遇。
 
打孩子或者体罚,我这么看,无论是家长还是老师,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愿意动手,既然到了动手的地步,说明普通的沟通方式已经失效,一切良言相劝都走到了尽头——至于评论里说的,那些毫无理由扇学生耳光的老师、动用器械给学生要害部位予以暴击的老师,说实话,我没见过,即便存在,也不在今天文章讨论范围之列——这个时候,如果还不采用雷霆手段规范行为,孩子很有可能走向一个我们根本无法想象的方向。
 
自由主义是个好东西,不过获得自由的前提,是高度的自律。对于那些尚不懂得自律为何物的小孩子来说,通过有效的他律来帮助他们建立自律是很重要的。人终身都处于教育之中,婴幼年是家长,学龄期是师长,成人后是社会。你在前期所受的规范越严格,自律意识越强,后期就越轻松、越如鱼得水,这是长大成人的客观规律,没有谁能够例外。
 
小时候,家长不严管、老师不严管,长大了就难免要交给社会去严管,这时的代价,就不是我们所能承受的了。
 
更何况,对于孩子来说,人生漫长,风险时刻都在酝酿,打击随时都会发生,没有一定程度的意志是支撑不下去的。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碳兮,万物为铜。在这熔炉里,同样的材料,有些被打造成了佛像,受万人朝拜;有些被炼成了铜渣,只能拿来垫路。说到底,都是锤炼的次数和程度不同。
 
既然如此,那我宁愿这些锤炼来得早一些,并且来自于熟悉和受控的方向。
 
当然了,还是那句话,“打孩子”是一种有效的方式,但必须要注意目的性和方式方法;此外,它是个最终手段,不可滥用,孩子是老虎,师长是黔之驴,尥一两次蹶子,吓唬吓唬可以,总尥就不灵了,知道你“技止此耳”,老虎会失控的。
 
最重要的是,孩子不是出气筒,“打孩子”是为了让他成长,不是为了让你出气,所以绝对不能在情绪冲动的时候打孩子,这一点必须注意。
 
2017年6月20日于北京海淀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