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聊聊杭州保姆纵火案

聊聊杭州保姆纵火案

杭州保姆纵火案,想必大家都听说了。一母二子一女四条人命,外加三百多平米的豪宅,一个幸福富庶的家庭转眼之间化为灰烬,可谓惨绝人寰。
 
最可怜的是那三个孩子,最大的十一,最小的六岁。他们的人生还没真正开始,就在他们平日称作“阿姨”的人手里,无比痛苦地被断送了。
 
盼生者节哀,愿逝者安息。
 
犯罪嫌疑人是家里的保姆,已经住家一年之久,据说深得雇主信任,平日也很受优待,不仅工资优厚,还有奔驰代步,甚至还跟雇主借过10万块钱买房。
 
那她是如何回馈这份信任与优待的呢?
 
她先是偷了雇主价值23万的手表出去典当,又偷了雇主小孩的黄金首饰用来变卖,再后来唯恐事情败露,干脆放了一把火焚证灭迹,顺带着送掉了雇主妻子儿女的性命。
 
蛇蝎心肠、魔鬼行径,不过如此。
 
我老婆是打死不请保姆的,她总觉得家里住进来外人,第一不安全,第二不舒服。她宁可房子住小一点,或者整天挖空心思威逼利诱地让我承担家务,也坚决不请保姆。
 
以前我总嘲笑她不懂现代生活方式,现在看来她确实是有先见之明。
 
当然,首先必须承认,做保姆的还是好人居多,一杆子打翻一船人的做法,不仅不智慧,更加不可取。
 
但是,这个问题的本质,并不是在于你有多少机会能请到好保姆,而是在于一旦所请非人,你能不能承担得起那些可怕的后果——
 
你昂贵的首饰可能莫名消失,仅仅因为家政们在外面赌输了钱;
 
你年幼的孩子可能会被喂药,仅仅因为月嫂们想中午多睡一会;
 
你年老的父母可能会被谋害,仅仅因为保姆们想早点拿到工资;
 
更不用说那些靠着一张假健康证进了你的家门,若无其事地跟你用一个盘子吃饭、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半年之后,你才惊觉她原来是个乙肝携带者、梅毒携带者甚至是艾滋携带者的“毒保姆”了——
 
在家庭里,保姆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一旦她心生歹念,就是你的灭顶之灾。雇佣保姆,简直就像是拼人品的赌博……不!这根本就是一场枉顾生死的赌命!
 
家政服务行业本来不应该如此高危的,如果我们的中介机构能够负起哪怕稍稍一点责任的话。
 
老话说,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
 
家政服务中介,作为“牙子”和“牙婆”的升级与延续,利润巨大,风险巨大,责任本应该同样巨大。
 
《大清律例》规定,牙商必须为殷实良民,有联保甘结,一个牙行只许一人经营,管理极其严格。一旦牙行介绍的仆妇出现了盗窃、斗殴或者忤逆主人等问题,牙行登门道歉、赔偿损失事小,砸了招牌、断了生计事大。更何况,古时候家里能买人雇人多是权贵豪门,有很多仆妇犯了重罪,迁怒于牙行,被主家派人上门活活打死、被衙门判决连坐充军的,也并不罕见。
 
当然,新社会新法度,连坐之法断不可取,但这并不意味着中介行业就可以只要利润不要责任、只管“牵线”没有“售后”。家政服务行业乱象频出,保姆的从业资格缺乏管理是一方面,中介的准入门槛过低和责任追究不严是更重要的一方面。
 
拿杭州纵火案的保姆举例,她沉迷赌博,高额借贷,这样的人居然也能进入家政市场,找到高薪工作,提供中介服务的机构恐怕难辞其咎。
 
家政服务是一个特殊的行业,这个行业的一端是学历不高技能单一的普通劳动者,这个行业的另一端是工作繁忙无暇理家的有需求家庭。那么,如果居于中间的中介机构不被要求切实负起审核责任(包括对保姆的审核和对雇主的审核)、不被要求承担相应风险和义务的话(包括高额抵押金的方式和强制购买保险的方式),类似的灾难恐怕会一再发生。
 
如果我们想雇佣一个好保姆,只能依靠人品爆发的话,这无疑是个笑话;如果家政行业的健康发展,只能依赖从业者良心的话,这无疑是管理部门的懒政!
 
“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这是旧社会的一种行业歧视。进入新社会,希望管理部门有足够的智慧,不让消费者再一次被迫形成同样糟糕的印象;更重要的是,希望雇佣的双方都有一个良好的交易环境,那里管理严格、行为规范,不至于终日提心吊胆,一方担心拿不到应得的工资,另一方要把摄像头对准保险柜或者婴儿床。
 
PS:
 
其实,这个问题如果想彻底解决,社会信用体系的建立是必要条件。
在当下由熟人社会向生人社会转型的过程中,信用体系的作用是巨大的。有了它的保障,我们才能建立与陌生人的信任,以及与其他所有人的信任。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