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高考状元:“寒门”再难出贵子?

高考状元:“寒门”再难出贵子?

北京的熊轩昂同学大概可以算是近些年来最有名的高考状元,倒不是因为他的高考成绩高达690分,也不是因为他是文科状元却考了数学满分,而是因为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出一段话,让好多人在觉得真实的同时,又感觉非常扎心。
 
这段话是这么说的(为了避免断章取义,我没有引用网络上的“提炼版本”,而是找到原始视频,从视频中逐字逐句扒出来):
 
农村地区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学校。
你像我这种,属于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衣食无忧的,而且家长也都是知识分子,还生在北京这种大城市,所以在教育资源上享受这种得天独厚的条件,是很多外地孩子或者农村孩子,完全享受不到的。所以这就决定了,我在学习的时候,确实能比他们走很多捷径。现在的状元都是这种,就是家里又好(个人)又厉害的这种。
知识不一定改变命运,但是没有知识一定改变不了命运。
我父母是外交官,从小就是给我营造一种很好的家庭氛围,包括对我这种学习习惯、性格上的培养,都是潜移默化的,因为我这每一步的基础,都打得比较牢靠,所以最后自然就水到渠成。
 
对于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来说,这确实是一段非常了不起的话,在短短的二三百字之中,既点明了国家转型期社会分化的现实,又指出了打破阶层壁垒的努力方向,还给出了家庭教育的方法论,语言平实,言简意赅,水平很高。
 
希望熊轩昂同学能如愿进入他所期望的北大元培学院或者清华新雅书院,接受他向往已久的“通识”教育,这无论对于国家或是他自己,应该都是件好事。
 
在熊轩昂同学的这一段话中,至少包含了三个方面的意思:
 
第一,大城市的虹吸效应造成优势资源集中;第二,原生家庭的氛围会对孩子的未来产生巨大影响;第三,实现阶层跃迁的必要前提是知识获取。
 
很多人把这三个方面的意思叠加起来,得出了一个令人沮丧的结论,那就是中国社会的阶层上升通道正在关闭,“寒门”出贵子将会越来越难。
 
实际情况真的是如此吗?
 
其实,自古以来,“寒门出贵子”一直都是件难事。
 
汉代之前就不用说了,几乎没有。即便是春秋战国时期,天下大乱,烽烟四起,那些能够叱咤风云、指点天下的“士”们,也都是出身贵族,虽然家境不好,没落了,也是贵族,否则他连受教育的权利和资本都没有,谈什么改变个人和家族命运呢?
 
汉代和两晋,有“举孝廉”的制度,但也跟“寒门”没什么关系。
 
隋唐开始,科举兴起,“寒门”终于有了上升渠道,但也鲜有一步登天的,因为教育很贵,科举更贵。几代农户未必出的了一个读书人,出了读书人,没有同族大户的支持也很难参加科举,能考中个秀已经才了不起了,想中举人、中进士、补个实缺县令啥的,靠自身的力量,基本不可能。
 
在古代有限的“寒门贵子”的例子里,管仲姓姬,是贵族后裔;百里奚是姜姓,也是贵族后裔;魏征出身山东世族;陈平小时能给乡里分肉,可见家里也是有权势的;至于匡衡、车胤、郑注等人,也不过就是家境较差,跟“寒门”扯不上什么关系,至于那些穷书生误入相府后园小姐赠金高中状元之类的,贾母都说了,纯属穷书生的意淫。
 
思来想去,唯一的“寒门贵子”大概就是朱八八了,不过那是战乱年代,任何人都有受命运青睐的机会,与现今的情况大不相同。
 
当今社会的情况已经要好的多了,最起码“农村地区的孩子”,是“越来越难”考上好学校,而不是“不可能”考上好学校。教育作为最重要的上升渠道,虽然分化程度日益严重,但毕竟没有彻底断绝。“寒门”的学子通过自身努力,实现从草根阶层向中产阶层的流动还是有可能的。
 
更何况,当今的社会上升渠道并不只教育一条,体育、艺术、娱乐都可以实现大跨度的阶层流动,运动员、影视明星和网红们的造富神话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一个成熟稳定的社会,就像是一座摩天大厦。有些人住在顶层,不仅视野开阔,还有空中园林可以享受;有些人住在中层,视野一般,但好歹有个阳台可供休憩;有些人则住在底层,视野都被遮挡不说,自己开辟的菜园里还堆满高层住户随手抛落的垃圾。
 
所有人都想进入上层,但这座大厦没有电梯,上下不易。不过好在楼里还藏着不少楼梯,虽然大多很隐蔽,而且只联通部分楼层,少有从底层直通顶层的,但至少上升的通道存在,而且随着科技和资讯的日益发达,还会越来越多。
 
“寒门出贵子”的难度确实越来越大,因为所有住户都发现了楼梯的存在,大家都在拼命往上挤;但另一方面,“寒门出贵子”的途径却越来越多,因为除了爬楼梯之外,还有人在尝试发明爬墙装备和直升飞机。
 
但无论如何,想爬到上面的楼层去,都是很难的,不仅需要个人的决心、努力和运气,还需要家庭的格局、眼界和支持。
 
PS1:
 
细心的朋友会发现,文中的“寒门”二字都是带引号的,这是因为早先的“寒门”是指庶族,说的是门第势力较低的世家,是与士族相对应的。为了叙述方便,我把它偷换成了“贫民阶层”的概念。
 
PS2:
 
自古以来,只要是和平年代,任何一个“豪门”的产生,莫不是通过两三代人的努力。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想要“一步登天”,古代很少,将来也很难。但是,任何人,只要自身努力,实现阶层跨越还是有可能的。
 
所谓“天道酬勤”,是也。
 
作为最重要也最大众化的手段,教育的力量依然不容忽视,但我们即没必要将其神化,也没必要将其无用化。以平常之心看待,期望少一些,惊喜自然就会多一些。
 
PS3:
 
阶层的分化,是社会活力的来源;阶层的固化,是王朝腐败的开始。
 
这两个阶段,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地交替往复,无止亦无休。至于我等蝼蚁,只有趁微风将起之时,站到风口上去,平添助力、短暂飞翔,靠着智慧、幸运二女神的青睐,一阵微风接着另一阵微风,才有可能抵达云端,看见真正的太阳。
 
2017年7月4日于北京海淀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