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我的扭曲的前半生

我的扭曲的前半生

《我的前半生》虽然还没播完,但大结局已经可以预期了——子君和贺涵最终能否携手,估计会言之不详,留个开放式的口子。
 
他们或许老死不相往来,默默祝祷;或许一别经年重逢,相视一笑——但无论如何,导演大概是不敢安排他们获得了所有人的谅解和祝福,而后鸾凤谐鸣的,因为会被观众骂三德不正、三观扭曲。
 
其实这剧本身就已经够扭曲的了。
 
无论是疑似提供代业主泊车业务的奢华社区,还是可以被随意当做礼物赠来送去的企业利益;无论是一双八万块的意大利定制皮鞋,还是一条可怜的、虽然身价几万、最后却被人切切切来吃的鱼……都似乎在向观众们表明,这里不是一个尔等草民可以企及的世界。
 
就像剧中的老金,无论他如何努力,如何巴结,如何扭曲自己的天性和尊严,那些闪瞎人眼的名表和豪车,依然会成为阻挡在他心里的结界。所以,他和观众们一样,费了半天劲,只是在篱笆墙上扒出了一条窄窄的缝隙,往里瞄了那么一眼两眼,最终,还是在子君的名牌大衣和手袋上撞得粉碎。昔日的向往,化作鄙夷的唾沫。
 
说实话,这个剧的前几集还是很不错的,情节自然,逻辑通畅,人物行为符合性格,演员演技也都基本在线。
 
一切的扭曲,都是从子君踏入职场开始的。
 
离婚之后,子君其实应该是不缺钱的,住的地方不花钱不说了(话说她新家的后现代布局和装修风格,跟布满小广告的楼道及肮脏破旧的楼外观,对比起来还真是挺魔幻的),前夫换房补贴的50万也不说了,好歹她还有每个月以万为单位的赡养费,虽然过去的锦衣玉食是做不到了,但最基本的生活还是有保障的吧?大商场卖卖名牌鞋子也很好,收入也不低,全部收入加起来中产够呛,小康绝对没问题,养活自己和孩子足够足够的,为什么一定要去拼事业呢?
 
原因可能有两个。
 
一是子君看到了职业女性的闪光之处,发现了自己的潜力和自我价值所在;二是在贺涵的影响下,子君终于领悟了生活“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人生至理。
 
这都没错,女性应该独立自主,本就是这部剧的核心价值观所在。
 
但问题在于,子君的职场之路几乎是一路走着贺涵的后门上去的,这就有问题了。说好的独立自主呢?说好的不靠男人呢?
 
本剧也试图进行解释,贺涵说:“我的人脉就是你的能力”,这句话看上去没毛病,但恰恰是本剧最打脸的台词——原来,靠老公赚钱吃饭就叫做靠男人,靠跟自己有暧昧的闺蜜男友的社会关系,加上自己的一点努力,就成了有能力?
 
如果这么说的话,凌玲的第三者插足,难道不就成了最可以理解的行为吗?
 
如此双标,What fuc……
 
看来,女人征服世界的道路不可能绕过男人的阴茎(这是日本银座一位妈妈桑的名言),才是本剧所要宣扬的真正的人生至理啊!
 
就是不知道,那些真正功成名就的、纵横商场和政坛的“穿PRADA的恶魔”们,看到这段情节会有什么感想,会不会偷偷祭奠一下那些曾经“帮助”过自己、最终又被自己抛于脑后的“阴茎”们。
 
如果说,情境设定的扭曲只是本剧的腠理之疾,基本价值观的扭曲只是本剧的肠胃之病,那主要人物的性格和行为上设定的扭曲,就是本剧深入骨髓的大患了。
 
是的,我说的就是新上任的国民男友,男一号贺涵。
 
初登场的贺涵,洞察人心,嘴毒心狠,既有颜又有钱、会忽悠能行动,理性得近乎完美,妥妥的时代精英。
 
自从他莫名其妙地辞职之后,画风就变了。
 
无论是情感还是事业,他突然就开始任性起来,而且毫无转折——对看得上眼的人,热情突然过度;对看不上眼的人,动辄老拳相向;为了女友的事业稳固,不惜让哥们引咎辞职;对于女友的情感需求,却又视若空气、悭吝无比——这个人物忽然就前后割裂开来,在理论和实践、性格和行为上,变成了分开的两张皮,虽然还有血脉相连,却始终粘合不到一起。
 
这或许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剧情需要。
 
对于女人们来说,伟大的英雄,并不需要对应伟大的功业,他只需要对事理性、对我感性,对人冰冷冰霜、对我热情似火,既能慷慨激昂地指点人生方向,又能不动声色地铲平道路坎坷——贺涵大概就是如此,这也是他能够迷倒我无数花痴已婚女同学的原因。
 
这样的英雄好不好?当然好。只不过他们的情感需求其实是挺可怕的。
 
贺涵的情感所向,先是唐晶,后是子君,似乎都是职场精英。但其实,唐晶也有“刚入职,一问三不知”的时候,子君就更不用说了,开篇就是个情商智商双脱线的狂妄女+傻白甜。贺涵爱上的,是“精英化”的她们,而且是在经他调教之后的、“精英化”的她们。
 
这是什么?
 
这是女友定制,这是熟女养成。
 
贺涵就像是《源氏物语》中的源氏,虽然艳名才名冠绝日本,虽然少妇长女予取予求,但却始终无法满意,必得找到一个十岁的唤作紫姬的女孩,将她从小养大,培育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方能一抒胸臆;但他又不是源氏,因为他既没有源氏饕餮天下的野心,更没有源氏漠视权势富贵的勇气,他甚至连自己的情感都怯于面对。
 
为什么他与唐晶十年长跑却到不了终点?
 
唐晶的情感洁癖是一方面,贺涵的对于感情的怯懦是更重要的一方面——面对在他“言传身教”之下,已经和他同等强大的唐晶,他退缩了——谁也不会迎娶镜子里的自己,哪怕是应他的要求而定制的,也不行。
 
路遇“贺涵”,需要警惕。不在他的“培育”下进步,无法获得他的情感和尊重;一旦进步了,又要把握好尺度,不能超出他的掌控。因为会让他因恐惧而退缩。
 
如此矛盾,如此扭曲。
 
剧中宣扬的女性的独立自主,是件好事。但这种独立,不光是经济上的,更是思想上的,它必得以女人们自己想要的方式存在,才有意义。
 
无论是家庭妇女,还是商场精英,无论是依附于男人的职业情妇,还是领导着国家的政府要员,只要女人们的道路是自己选择的,出于自由意志,其他人就无需置喙,更无可厚非。
 
独立自主并不是生活和经济的状态,而是指具有选择的权力。
 
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因为感性,所以可爱,所以坚韧,所以强大;但也因为感性,所以容易受骗,更容易在受骗之后,还帮人数钱,甚至是摇旗呐喊。
 
所以,最要不得的,是一种被洗脑之后的“独立”和“自主”,这同封建年代被洗脑之后的缠足和三从四德一样,看上去是主动和追求,其实都是别人想要的样子。
 
这就是这个剧最扭曲的地方所在。
 
2017年7月22日于北京丰台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