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浪 > 江歌案:到底什么样的恶,才是最深的恶

江歌案:到底什么样的恶,才是最深的恶

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一件事情发生,挑战一下我们生而为人的底线。从魏则西的百度门,到罗尔的诈捐事件,再到现在沸沸扬扬的江歌案……层出不穷的事件,隔三差五地呼啸而来,让我们对于人性之恶不断地产生着新的认知。
 
在百度门里,我们学会了权威不可迷信;在罗尔事件里,我们学会了慈善不可轻信;而今,从江歌案中,我们又应该学到什么?闺蜜不可相信?
 
最不可信的,其实是人性。
 
对于刘鑫的做法,我虽然不赞成,但大体上是理解的。无论是她在事发时的“明哲保身”,还是她在事发后的“恩将仇报”,其实都没有超出人性的范畴。人性的本质是自私的。任何损害自身利益的事情都不做,这才是人性的根本。
 
阻止刘鑫打开那道房门的,或许是对于凶手的恐惧;阻止刘鑫探望江歌妈妈的,或许是对于麻烦的顾虑;但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让她走到了今天人人喊打的地步,我似乎都无法继续苛责她,因为她的做法都符合人性——虽然这些做法让她承认了自己在人格上是一个渺小得不能再渺小的人。
 
但又如何呢?
 
刘鑫既然能够关紧房门,任由自己最好的朋友因为自己的过错身中数刀;既然能够闭紧嘴巴,任由朋友的母亲孤身一人东奔西走奔走呼号——她的内心想必是足够“强大”的,在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实质性的惩罚的前提下,她又何必在乎什么舆论呢?
 
都说千夫所指无疾而终。然而,对于那些已然认可了自己的渺小,并将这种渺小作为生存下去的依仗的人,千夫所指的力量难道还能大过蚊虫的叮咬?
 
冷血,虚伪,忘恩负义,网友们的怒火如山崩海啸。然而,无论网友们如何评价,都改变不了刘鑫依然是人的事实,都无法带给这个内心“强大”的女人带来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她依然可以在“渺小”的保护下生活得很好——在我看来,这才是这整件事情里,最让人觉得沮丧的地方。
 
人性就像是一口深井,井口外空气清新、阳光明媚。然而,一旦你低下头去,凝视井中,你就会发现,井里的水是越深越黑,根本看不到底在哪里。穷尽目力,你所能看清楚的,只有自己倒映在水面上的模模糊糊的脸。
 
这就是人性之恶。与弥散在四周,可以轻易感受其温暖的人性之善不同,人性之恶是分层的,越可怖的恶意,越隐藏在人性的深处,越无法轻易触及。历史上那些伟大的作品,大多不是歌颂善良的,反而恰恰是因为挖掘出了人性中隐藏最深的恶,才具有了震撼人心的力量。
 
感谢伟大的互联网时代,让我们不用再透过画家们的各种有色眼镜,不用再忍受作家们的各种充斥着主观意识的再加工,可以直击五花八门的各种事件,可以欣赏形态各异的恶之花朵,并提升自己对于人性的认知,消除轻信,看清诱惑,学会分辨鲜花与毒草、彩带与毒蛇,在这个由冰冷人性所构建的冰冷世界中得以幸存,直至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温暖。
 

2017年11月14日于北京海淀
推荐 7